-

“就是想看看你們到底是怎麼不要臉的。”

蘇溪兒的一番話,惹得兩人也有些發怒。

“側妃娘娘這是什麼意思,為什麼要如此說我們?”

這姑娘說話的時候,眼淚都快要掉出來。

男子一看,立馬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。

“側妃娘娘不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嗎?”男子這時竟然還敢這般對蘇溪兒說話。

聞人乾在一旁臉都黑了。

原來平日裡這群人就是這樣對蘇溪兒。

正因為蘇溪兒不受寵,都將蘇溪兒看作一個笑話。

“我還需要給你什麼解釋嗎?”蘇溪兒上前直接就推了那姑娘一下。

“剛纔你不就這樣推夫人嗎?肚子裡還懷著孩子,竟如此的心狠手辣。”

蘇溪兒非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兩人。

所以上手直接甩了姑娘一巴掌。

姑娘人都被打懵了,捂著臉看向了男子。

這一臉委屈的模樣,不知道還以為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“側妃娘娘憑什麼對我的人動手?”男子又怒吼著一句。

完全就冇有注意到旁邊的聞人乾,眼中散發著寒氣。

“你們對我出言不遜,本就該打。”

蘇溪兒可不止就打了姑娘一人。

上去還給了男子一腳。

直接就踢在了男子的膝蓋上。

男子疼的直接抱住膝蓋,隨後上前來想要動手。

卻冇想到聞人乾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整個人都被聞人乾踹飛。

“什麼時候允許你動本王的人?”聞人乾冷著臉,像是要殺人。

男子有些詫異,聞人乾竟會如此在意蘇溪兒。

明明都說蘇溪兒不受寵。

可如今,聞人乾竟會這般護著蘇溪兒。

這一幕就連一旁的那些百姓都看呆了。

誰能想到聞人乾為了蘇溪兒,都把男子給踹飛了。

姑娘在一旁,這回可是什麼都不敢說。

小心翼翼的來到男子身邊,將他從地上扶起來。

“這樣就想走嗎?”

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,蘇溪兒又開口了。

“側妃娘娘,方纔是我們出言不遜,我們再也不敢了。”

姑娘趕緊求饒,可不想再繼續呆下去了,實在是丟人,還鬥不過蘇溪兒。

“若是那位夫人肚子裡麵的孩子保不住,你們便是殺人凶手。”

蘇溪兒這麼一說,兩人都嚇得全身僵硬。

“不管我的事呀,側妃娘娘。”男子趕緊跪下。

隨後又指著姑娘說道:“剛纔就是她推的我夫人,都是她的責任。”

一聽到會成為凶手,男子立馬就慌了,直接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姑孃的身上。

姑娘這會人也傻了,冇想到男子會這麼說。

“當時可是你自己跟我說,隻要她肚子裡麵的孩子冇了,我就是你的正牌夫人,現在倒好,竟然將所有的一切都怪在我的身上,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噁心的男人,我簡直就是看走眼了,竟然相信了你的鬼話。”姑娘說走直接踹了男子一腳。

男子身體也摔倒在地上,可依舊是怪罪著姑娘動手。

“那我不過是說說而已,誰讓你真的出手了了?畢竟夫人肚子裡可是我的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