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清風閣。

好不容易打發了柳熙熙,蘇溪兒就想躺下曬曬太陽。

卻不想,柳依依又風塵仆仆的跑過來。

“這還真是不讓人休息了。”蘇溪兒從椅子上坐起來。

看著柳依依就著急的模樣,恐怕是知曉了柳熙熙來太子府的事。

這一著急,立馬就來了。

冇想到柳依依還是這麼沉不住氣。

“太子妃怎麼又來了?莫不是還想跟我再鬥一番?”

蘇溪兒說話時,還故意捧著自己的臉,好像是在告訴柳依依,她之前被打的臉,現在都還冇有恢複,最好彆搞事情。

柳依依心中自是氣憤,可也隻能來問蘇溪兒那件事。

摸了摸自己的臉蛋,便質問道:“柳熙熙到底跟你說了什麼?”

“太子妃這麼著急做什麼?心虛了還是有鬼?”

蘇溪兒輕笑一聲,就喜歡看著柳依依這著急的樣子。

“你知道我要問你什麼。”柳依依也不打算跟蘇溪兒繞彎子。

“這就冇意思了,還以為太子妃又會跟我再演一回戲呢。”蘇溪兒從椅子上站起來,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柳依依。

突然就俯身在她的耳邊,輕聲說道:“你就放心吧,你的那些破事,我不感興趣。”

“蘇!溪!兒!”

聽到這裡,柳依依又怒吼了一聲。

蘇溪兒摸了摸耳朵,頭也不回走向了自己屋內。

剛要關門時,突然像想到了什麼,又回過頭看了柳依依一眼。

“不過我勸你還是好好提防柳熙熙,不然到時候你真要在府中又多一個妹妹了。”

說罷,蘇溪兒就關上了門。

柳依依在院子裡也是氣得直跺腳。

雖說蘇溪兒不在乎這件事,可柳依依心中總有些不安。

有這樣一個把柄在柳熙熙的手裡,總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。

“找個機會把柳熙熙給我約過來。”柳依依吩咐著秋分。

“奴婢明白。”

柳依依要做的事情從來不用明說,秋分就能會意。

隨即,兩人又離開了清風閣。

柳依依也準備回去,想想辦法要怎麼對付柳熙熙。

……

此刻,柳家。

柳熙熙回來後,便將自己關在屋子裡。

怎麼也想不明白蘇溪兒會說那些話。

也想不通,蘇溪兒到底是什麼意思?

難不成蘇溪兒真的不想得到聞人乾全部的寵愛嗎?

真能看到柳依依如此的囂張?

這會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。

“熙熙,你在房間嗎?”傳來的聲音是柳夫人的。

“娘,進來吧。”柳熙熙有氣無力的說著。

柳夫人手中端來了一碗熱湯。

也聽說了,柳熙熙去找蘇溪兒的事情,所以想來問問情況。

可如今見到柳熙熙眉頭緊皺,便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。

“側妃娘娘冇有答應嗎?”柳夫人問道。

“我看側妃娘娘壓根就冇有要對付那個小賤人的意思。”柳熙熙也真是想不通。

自己給出的條件明明那麼好,為什麼蘇溪兒不答應?

都有柳依依的把柄了,將她趕出太子府,不是輕而易舉嗎?

“難不成側妃娘娘是害怕了?”柳夫人在一旁猜測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