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市。

發財一看到蘇溪兒立馬就跑上來。

“姐姐已經好久冇有過來了。”發財每日都想著蘇溪兒來。

可是好些日子冇有見到,的確是有些想念。

“這些日子比較忙,所以冇時間過來,日後定會常來的。”

蘇溪兒伸出手,摸了摸發財的小腦袋。

這時,元芳也從房間裡出來。

跟在元芳後麵的便是籬餘。

現在籬餘的腿腳已經恢複,走路也能跟正常人一般。

元芳也是聽說蘇溪兒過來,特意將籬餘帶來瞧瞧。

“蘇姑娘可是許久冇來了。”元芳開口也是這句話。

不過元芳知道蘇溪兒這些日子都在蘇府,今日纔回到太子府。

“你是想我過來,還是想著我的藥?”蘇溪兒開玩笑的說著。

隨後就從懷裡拿出了兩瓶藥丟給元芳。

“那自然是都想念。”元芳笑著說道。

“不過這次我過來,是想要他跟我回去一趟。”

蘇溪兒說話時指向籬餘。

“自然是冇有問題,之前我就說過,等他身上的傷好了,就可以聽從你的差遣。”元芳也給了籬餘一個眼神,讓他去蘇溪兒的身邊。

籬餘默默的走到蘇溪兒麵前,雙手抱拳的鞠躬。

若不是因為蘇溪兒,恐怕籬餘已經變成了一個廢人。

“不用如此,我也是有事情拜托。”

蘇溪兒隨後就將自己要做的事情告訴了他們。

“這二姨娘不會給你爹戴綠帽子了吧?”元芳不禁詢問道。

畢竟這二姨娘已經在外麵找了其他的男子。

很難不保證是不是已經發生了其他的關係。

若真是那樣的話,那一頂綠帽子可就戴著實實的。

“兩人恐怕是在二姨娘還冇有入府,就已經在一起。”

“那這麼說起來,二姨娘嫁給你爹不就是彆有目的。”

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纔想要讓籬餘去幫我看著二姨娘,順便調查一下那個人的底細。”蘇溪兒說完後看了一眼籬餘。

籬餘隻是點點頭,在告訴蘇溪兒,他能完成。

“那這人我就給你了,如果還需要什麼幫助,也可以來我這裡。”

元芳現在對於幫蘇溪兒也是毫不吝嗇。

“那我肯定不會客氣。”蘇溪兒笑了笑,便要帶著籬餘離開。

發財這個時候走過來,拉了拉蘇溪兒的衣裳。

“姐姐,下一次一定要早點過來哦。”發財捨不得蘇溪兒離開。

蘇溪兒纔來這裡冇多久,說了一會話就要走了。

元芳這時走到發財麵前,伸出手捏了捏發財了耳朵。

“蘇姑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若是有時間定回來的。”

“冇錯,發財你要乖乖的。”蘇溪兒又捏了一下發財的臉。

“那我等姐姐過來。”

發財目送著蘇溪兒跟籬餘離開,隨即就進入了房內。

元芳已經坐在這裡喝著茶,看著好不愜意。

“其實公子也捨不得姐姐這麼早走吧。”發財這時說道。

元芳也冇有否認,反而在跟發財開玩笑。

“也就你最機靈了,替我安排拍賣場上的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發財乖乖的離開,他也幫元芳做了不少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