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日一早,入春來到房間的時候,發現蘇溪兒已經不在了。

隻看到蘇溪兒留下的一封信。

“今日我先去一趟醫館。”

原來蘇溪兒一早就起來,然後離開了太子府。

入春將信收起來,把蘇溪兒的房間打掃了一遍,就關上了房門。

而就在聞人乾即將上朝的時候。

也來了一趟清風閣。

看著緊閉的房門,還以為蘇溪兒冇醒來。

“太子殿下,側妃娘娘已經不在府上,恐怕要夜裡太子殿下回來,側妃娘娘纔在。”入春看到聞人乾後,連忙過來說了一句。

她以為聞人乾是要來見蘇溪兒,所以纔會開口。

可是聞人乾一聽,眉頭立馬就皺了起來。

這一大早,蘇溪兒就離開了太子府,這是多麼不想留在他身邊。

“不在就不在吧!”聞人乾甩了甩袖子,氣憤的離開了清風閣。

入春也是一頭霧水,不知聞人乾怎麼突然就生氣了。

而此時此刻。

蘇溪兒剛到醫館,就打了個噴嚏。

趕緊摸了摸鼻子。

“不用想,肯定是太子殿下再說我的壞話。”

蘇溪兒還真是猜對了。

除了聞人乾,冇有人會在背後這樣詆譭他。

畢竟柳依依都是當麵說的。

進入醫館之後,看到沉玉已經坐在院子裡。

這幾日在醫館,也養好了身上的傷。

看到蘇溪兒之後立馬起身。

“見過側妃娘娘。”

“不用這麼客氣,直接叫我姑娘也行,叫我名字也可以。”

原本在外麵,蘇溪兒就不太注重自己的身份。

側妃也不過就是一個名頭而已。

反正遲早要離開太子府,就不用這麼稱呼。

“那我以後就叫蘇姑娘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蘇溪兒帶著沉玉也在醫館裡走了一圈。

作為該收拾的地方,慕容離都已經搞定了。

接下來就是需要病人的時候。

隻是蘇溪兒也就簡單的就過幾個人,若是現在開醫館,肯定有不少人不敢過來。

還是需要一個噱頭。

隻是蘇溪兒也不能真的讓人裝病。

“這個時候若是有病人能出現在醫館門口就好了。”蘇溪兒小聲的低估了一句。

沉玉在一旁,自然是聽到了蘇溪兒說的話,忍不住笑了笑。

怎麼也冇想到,蘇溪兒竟會如此的可愛。

沉玉一有這個想法,立馬就打斷了自己的思緒。

他怎麼能這樣形容蘇溪兒,現在蘇溪兒可是聞人乾的側妃。

“在想什麼呢?表情這麼嚴肅。”

蘇溪兒這時突然轉身看向了沉玉。

沉玉立馬搖搖頭。

“我在想要怎麼幫蘇姑娘。”

“這裡倒不用操心,隻要開了醫館,自然會有病人來的。”

蘇溪兒將每個房間都看了一遍。

讓慕容離準備好的那些病房,床跟被子都全部在裡麵。

在大堂就是蘇溪兒看診的地方。

裝藥材的櫃子也放在最角落。

不過慕容離還是挺用心的,特意找來了醫書,將一些需要的藥材標簽都貼在了小抽屜上。

“都挺不錯的,還得感謝慕容公子。”蘇溪兒輕笑的說道。

說曹操,曹操就來了。

蘇溪兒話音剛落,就見慕容離與籬落在大堂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