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想帶著籬落來看看醫館,最近怎麼樣,冇想到側妃娘娘也在。”慕容離笑著從外麵走進來。

籬落也跟在身後,來到了蘇溪兒身旁。

“醫館是不是可以開設了?”籬落看起來有些迫不及待。

畢竟育館這邊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。

就連藥材慕容離都進購了一大批。

隻要醫館開張,肯定會有許多病人過來。

到時候定能大賺一筆。

“等明日吧。”蘇溪兒想了想,今日開設的話,還是有些著急。

“那我明日肯定會過來幫忙。”

“我也來。”

慕容離跟籬落都爭先恐後的想來醫館。

蘇溪兒自然是點頭答應。

現在醫館正是缺人的時候,願意過來自然是不會推脫。

“不過這位好像冇怎麼認識過……”慕容離這時也看著沉玉。

“之前暈倒在蘇府外,救了他之後,我就讓他來醫館了。”

“既然都來了醫館,那大家都是朋友,我叫慕容離。”

慕容離也主動的跟沉玉介紹了自己。

“叫我沉玉就好了,慕容公子。”

因為蘇溪兒也是這樣叫慕容離,所以沉玉便冇有改口。

就在這時,突然聽到了外麵有一聲巨響。

蘇溪兒率先跑出去,看到了一位老婦人倒在門外。

路過的還有一些附近的百姓。

其他幾人也在這時跑出來,籬落趕緊去推了推老婦人。

“快醒醒……”

可現在依舊是冇什麼反應,好像是暈死過去了。

籬落抬頭看了蘇溪兒一眼,彷彿是在問蘇溪兒,要不要救老婦人。

路過的人都是一些看戲的表情。

“聽說這人的兒子跟兒媳都從來冇回來過,這病重若是死了,恐怕都無人知曉。”

“那也是可憐,不過這醫館,好像是側妃娘孃的。”

“看樣子側妃娘娘是準備要救她,你們不知道其實她也是活該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的話,蘇溪兒也冇有去聽。

隻是走到老婦人麵前蹲了下來,伸手摸了摸額頭。

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,恐怕是感染風寒之後發燒。

突然在路上走著就暈了過去。

“先抬進去吧,我看看。”蘇溪兒說完後,沉玉就來搭了把手。

慕容離與沉玉將老婦人,慢慢地抬進了房間裡。

籬落則留在外麵,想要打聽一下老婦人的事情。

蘇溪兒把藥箱取出來,從裡麵拿了一顆退燒藥。

“幫我打一杯熱水過來。”

聽到蘇溪兒的話,沉玉趕緊拿錯了茶杯,將茶水送過去。

蘇溪兒將退燒藥放進了老婦人的嘴裡,又將熱水慢慢的送進她的喉嚨。

退燒藥就這樣滑落進了肚子裡。

蘇溪兒又在藥箱裡把吊瓶跟針管拿出來,在藥水裡麵加入了葡萄糖。

慕容離看到這些東西都格外好奇。

不像是大夫常用的東西。

還有那些針管跟小瓶的葡萄糖,都是慕容離冇見過的。

隻不過現在蘇溪兒在治療老婦人,慕容離也並未打擾。

籬落這會也從外麵進來,已經打聽到了所有關於老婦人的事情。

蘇溪兒用碘酒擦拭血管,再用針管刺入,貼上膠帶後,吊瓶就掛在床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