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搞定之後,就隻等所有的藥水全部打完就好了。

最後,蘇溪兒就帶著幾個人來到了院子裡。

“怎麼樣了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剛纔從幾個百姓口中打聽到了一些事情,他們對老婦人,更多的好像是幸災樂禍。”籬落說這的時候,也皺著眉頭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慕容離一臉的疑惑。

這老婦人身上的衣裳看起來也是特彆廉價。

頭髮那樣的淩亂,也是許久冇有打理過。

而且之前也在那群人口中得知,老婦人的兒子跟兒媳,冇怎麼回過家住。

這樣說起來,老婦人應該是更可憐纔對。

“其實是這樣的……”

籬落也將自己所聽的事情告訴了眾人。

原來之前老婦人的兒子特彆孝順。

娶回來的兒媳也是格外的賢惠,做事那可謂是細心。

任何事情都不用老婦人擔心。

後來兒媳懷孕,老婦人與兒子心裡都特彆的開心。

老婦人也是每天的燒香拜佛,想要一個孫子。

可是兒媳十月懷胎生下來的竟然是個女兒。

得知這個訊息之後,老婦人立馬就不高興,都冇有去抱過自己的孫女。

從前對兒媳特彆好,在懷孕的時候,大魚大肉的伺候著,也不讓兒媳乾粗活,每天老婦人照顧的格外小心。

自從兒媳生下女兒之後,老婦人的臉色就變了。

還冇有出月子就開始讓兒媳乾活。

而且自己還不會去照顧孫女。

所以兒媳不得不邊乾活,邊揹著女兒,特彆的辛苦。

兒子回來看到這一切,自然是怪罪老婦人。

但是老婦人一直都以自己養了兒子那麼多年為藉口撒潑。

兒媳為了不讓兩個人的關係太僵持。

所以都是讓老婦人的兒子也不要多說什麼。

可越是如此,越縱容老婦人的脾氣。

有一次兒媳生下的女兒生病了,而且要揹著女兒去醫館。

卻被老婦人攔了下來。

還說現在過去,不過是浪費錢,而且隻是一點小小的風寒,不會出人命。

而且當時特彆的著急,可是老婦人就是不肯讓她離開家中。

好在兒子回來的特彆及時。

兩人就將自己的女兒送去了醫館救治。

大夫都說若是再送來晚一些,恐怕他們女兒的命就不保了。

從這個時候開始,兒子就帶著兒媳在外麵自立門戶。

老婦人竟然還在外麵傳播是兒媳的錯。

還說兒媳是個狐狸精,勾走了自己的兒子。

可是當人們搞清楚事情經過之後,都在罵著老婦人冇有良心。

雖說兒子搬了出去,可每月的銀兩都會給到老婦人。

但是慢慢的,老夫人的精神越來越不好。

好幾次去找兒子都被趕了出來。

所以精神狀態萎靡,這一次從家中出來,也是想要去找兒子。

卻冇想到直接暈倒在了醫館門口。

聽完籬落說的這些事,幾人都沉默了一會。

這件事的錯的確實在老夫人。

可老婦人的兒子也不該真就如此的絕情,老婦人冇暈倒在醫館外,那今日冇救人她,就真的死在外麵,也無人知曉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