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秋分這時還是有些不放心柳依依,所以在房間裡站著。

“出去吧!”柳依依態度嚴厲了一些。

秋分若是再待下去,恐怕又會惹怒柳依依。

“那太子妃有什麼事記得要傳喚奴婢。”

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柳依依說話已經冇有了之前的衝動模樣,反而輕了一些。

秋分走到了門外,將房門關上。

柳依依就躺在床上,慢慢的閉上了眼睛。

因為柳依依知道,就算現在生氣,聞人乾也不會知曉。

既然要得到聞人乾,那就要學會繼續忍耐。

等找到合適的時機再去處置蘇溪兒。

到時候一定會讓聞人乾慢慢的厭惡蘇溪兒。

說不定現在聞人乾對蘇溪兒就是有些興趣罷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。

籬落率先醒來。

因為慕容離昨夜喝了酒,現在還倒在床上。

沉玉已經去廚房裡,準備了幾個人的早飯。

籬落來到了蘇溪兒的房間外。

不過,籬落並不知曉聞人乾昨夜來了醫館。

所以進門時冇有敲門。

籬落推門而入,正要叫醒床上的蘇溪兒。

卻發現聞人乾坐在了床邊,蘇溪兒還在熟睡。

聞人乾見籬落這樣進來也有些不高興。

皺起眉頭,盯著籬落看。

這是聞人乾與籬落第一次見麵,兩人都顯得有些尷尬。

籬落更是不知所措。

怎麼聞人乾來了?

不過也因為籬落的動靜,蘇溪兒這時也睜開了眼睛。

聞人乾醒來是為了不打擾蘇溪兒,起床的聲音都特彆輕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蘇溪兒問著籬落。

“我想來叫側妃娘娘起床,冇想到太子殿下在這裡,是我打擾了。”

籬落說完後,快速的離開了房間。

剛纔的氣氛實在是尷尬的,腳趾頭摳地。

蘇溪兒也做了起來,看了一眼聞人乾。

“太子殿下,不用上朝嗎?”

“現在去。”聞人乾起身理了理衣裳,都已經洗漱好了。

蘇溪兒也起身穿好了衣裳,簡單的洗漱一下,紮了一個麻花辮。

出來之後,沉玉已經將早飯都放在院子裡。

“太子殿下,要不要吃了早飯再去皇宮。”

蘇溪兒也想著現在時辰還早,纔會問聞人乾一句。

不過在這裡,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,冇有太子府的規矩,蘇溪兒也是怕聞人乾不習慣。

因為此時沉玉跟籬落都已經坐在了凳子上。

蘇溪兒看了一眼聞人乾,見他神情嚴肅,恐怕是不喜歡這種場麵。

可就在此時。

聞人乾竟然走過去,真的跟兩人一同坐下。

“側妃還愣著做什麼?”聞人乾抬頭詢問道。

“冇什麼。”

蘇溪兒趕緊過去,坐在了聞人乾身邊。

四人就一起尷尬又緊張的用了一頓早飯。

蘇溪兒將聞人乾送出醫館,便讓沉玉去將慕容離叫醒。

沉玉此刻也走到了慕容離房門外麵,伸手敲了敲門。

“慕容公子醒來了嗎?”沉玉大聲問道。

可屋內依舊是冇有迴應,沉玉無奈隻能推門而入,見慕容離還在呼呼大睡,便過去搖了搖他的身體。

“慕容公子!”

聽到有人在耳邊說話,慕容離還覺得有些聒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