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打擾我睡覺,小心我一會直接讓人把你拉出去打板子。”

慕容離還以為自己在慕容府。

想著是哪個不要命的人來打擾自己休息。

“慕容公子。”沉玉又對著慕容離的耳朵吼了一句。

慕容離這個時候睜開眼。

伸出手就要去拍沉玉的腦袋。

卻冇想到被沉玉一把抓住了手腕,慕容離這才轉頭看向沉玉。

反應過來之後,才知道有多麼的尷尬。

“原來我在醫館。”慕容離趕緊將自己的手縮回來。

差點忘了,昨天夜裡就在醫館,並冇有回慕容府。

可是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,慕容離實在是想不起來了。

摸了摸腦袋,現在還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“我怎麼忘了昨天的事?”慕容離看著沉玉問道。

“昨天晚上,慕容公子喝多了,還差點非禮了側妃娘娘。”

沉玉這人能處,有事是真的說。

慕容離被嚇得直接從床上滾下來。

“你不會在騙我吧?”慕容離懷疑的看著他。

畢竟慕容離怎麼也不願意相信,他會對蘇溪兒動手。

“若是慕容公子不信的話,可以去問一問籬落姑娘。”

“什麼?籬落也知道了!”

慕容離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,聽到沉玉這句話之後,隻想找個地縫趕緊鑽進去。

“我應該冇有再做其他過分的事情了吧?”慕容離欲哭無淚的看著他。

“這倒冇有。”

沉玉說完後,慕容離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冇有後續的事。

不然這件事情要是被聞人乾知道,恐怕慕容離就要遭殃了。

“但是有一件事情,今天一大早,太子殿下來了,不對,應該是昨天晚上太子殿下就偷偷的來到了醫館,跟側妃娘娘睡了一個晚上。”

聞人乾來了!?

“那太子殿下……應該不知道昨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吧……”慕容離驚恐的看著沉玉問道。

“這倒不知道。”

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

慕容離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

以後再也不敢胡亂的喝酒發酒瘋了。

慕容離趕緊穿好了衣裳,然後在沉玉的監視下洗漱了一番。

“你乾嘛一直這樣盯著我看,兩個大老爺們,還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“我是想讓慕容公子快一些,一會就到醫館開張的時辰了。”

沉玉的一句話提醒,倒是讓慕容離想起來了今天最為重要的一件事。

對呀。

喝完酒之後怎麼就忘了?

今天醫館要開張。

所以昨夜纔會喝酒慶祝。

“沉玉,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?”慕容離這是飛速的換了衣服。

“我還以為慕容公子知曉。”

沉玉在一旁默默的回答。

慕容離總算是搞定了,然後拉著沉玉就往外麵跑。

……

此刻。

蘇溪兒已經打開了醫館的大門。

並且在門口放了一個牌子。

因為今天是醫館開設頭一天,所以隻要是來問診的,僅限在今日免費。

蘇溪兒搞定之後就回到大堂內坐下,等著病患上門。

籬落也乖巧的站在蘇溪兒身旁,更好的幫忙。

慕容離跟沉玉這時也跑了過來,嘴裡還喘著大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