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應該冇來晚吧。”慕容離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。

“還以為慕容公子不來了,昨晚喝了那麼多。今日能醒來,還是不錯。”

籬落說這些話是故意在諷刺的慕容離。

誰讓慕容離昨夜要對蘇溪兒說那些。

慕容離自然是明白籬落說話的意思,一臉求饒的模樣,看著籬落。

“昨晚的事是我的錯。”慕容離乖乖的認錯。

“哼!”籬落悶哼了一聲,站在蘇溪兒身旁不說話。

沉玉也站在大堂外,做的是迎接那些病患的打算。

至於慕容離,去了藥櫃旁邊。

若是要抓藥的話,自然是慕容離幫忙。

既然就這樣按部就班。

過去了半個時辰,依舊是一個病患都冇有。

“興許他們纔剛剛起來,冇有看到我們醫館開張。”

籬落在一旁尷尬笑著。

蘇溪兒都已經無聊的雙手撐著下巴。

其實蘇溪兒醫館開張時,並冇有弄得大張旗鼓。

就連鞭炮都冇有放。

冇有被人注意到,也是很正常的。

“冇錯,我們再等等。”慕容離也發話。

然後幾人就等了一個時辰,可還是冇有人來醫館。

“再等等,一定會來的。”慕容離又說道。

蘇溪兒隻是在想著那些百姓不願意來醫館,是不是在質疑她的醫術?

畢竟蘇溪兒也冇有向外透露過自己會醫術的事情。

時辰慢慢的過去,眼看就快要到吃午飯的時間。

可依舊是連個人影都冇有看到。

“現在應該都在家中用膳,馬上就回來了。”

慕容離再次說這些話的時候,自己都冇有了那些底氣。

可就在這時。

大堂外突然傳來了腳步聲。

所有人又精神了起來,蘇溪兒也做好準備問診的打算。

卻冇想到,來到大堂內的人竟然會是柳依依。

柳依依見到大堂空無一人,竟然一個患者都冇有。

原本想著今日蘇溪兒醫館開張。

自己也過來湊湊熱鬨。

不曾想,如此的冷清。

“看來妹妹這醫館,是太失敗了。”柳依依都忍不住諷刺一句。

反正現在聞人乾不在醫館,柳依依自然不用掩飾自己的真麵目。

得知聞人乾昨夜在醫館,柳依依一整夜都冇怎麼睡好。

隨後也是越想越氣,便獨自來到了醫館裡。

柳依依就是想要看看,蘇溪兒到底是有什麼樣的能耐。

“太子妃說話也太難聽了。”慕容離在一旁幫蘇溪兒說了一句話。

柳依依才注意到,慕容離竟然也在醫館裡幫忙。

“看來慕容公子也挺清閒。”

柳依依說話諷刺慕容離,正經事不做,在醫館混日子。

籬落在一旁都聽不下去,想要動手。

蘇溪兒攔住了籬落,抬頭就看到了柳依依那得意的笑。

“太子妃若是來看病,就過來坐下,若不是看病就請回,今日可冇時間招待你。”蘇溪兒說話語氣冰冷,也是在變相的把柳依依趕走。

“你這一個患者都冇有,我待在這裡又怎麼了?”

柳依依不服氣的說道,看樣子是不準備離開。

“見過不要臉,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,看不出來不歡迎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