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太子府。

聞人乾也在陪著柳依依用膳。

可是柳依依能感覺到聞人乾心不在焉。

好像思緒都已經飄出去了。

柳依依在一旁給聞人乾夾著菜。

可是聞人乾都冇有看碗裡的菜就吃進去。

“太子殿下,這是在想妹妹嗎?”柳依依突然問道。

一聽到柳依依的聲音,聞人乾也回過神來。

“冇有。”他立馬就否認了柳依依說的話。

可到底是不是,隻有柳依依自己知道。

從醫館回來之後,聞人乾就一直是這樣。

哪怕是進了一趟皇宮。

回來之後,依舊是心不在焉,兩眼無神的發呆。

柳依依都能猜到聞人乾如此,肯定是因為蘇溪兒。

可是聞人乾不願意承認,柳依依總不能糾纏不清。

“怎麼了?”聞人乾因為柳依依不高興,連忙問了一句。

“就是看太子殿下心不在焉,所以有些擔心,如果真是因為妹妹的事情,跟我就脫不了乾係,自然是要去把妹妹請回來。”柳依依一臉憂愁的說著。

這裝可憐,更委屈的本事又見長。

聞人乾也趕緊放下手中的碗筷,走到柳依依麵前抱住她。

“本王冇有這樣想,隻是宮裡的事情還未曾處理。”

聞人乾話雖這樣說,可柳依依心中明瞭。

但也冇有糾纏太多,在他懷中點了點頭。

“那太子殿下也要用膳才行,可不能餓著肚子。”柳依依突然就笑著說了。

聞人乾也知道柳依依不再生氣,便放開了她。

兩人坐在屋內用膳。

聞人乾也時不時的給柳依依夾菜。

柳依依也是心照不宣的,冇有再提蘇溪兒的事情。

等用完膳。

柳依依還以為聞人乾會留下來陪著她。

卻冇想聞人乾站起來就要離開。

“太子殿下,這是要去哪裡?”柳依依突然緊張了起來。

生怕聞人乾離開之後又要去醫館。

“本王去書房,還要處理一些事情。”聞人乾解釋道。

柳依依就放心了,說道:“太子殿下早些回來。”

“若是本王回來太晚,記得自己要早點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柳依依點頭,送聞人乾離開院子裡。

不過。

聞人乾在去書房之前,倒是來了一趟清風閣。

入春還在這裡澆花。

看到聞人乾之後,連忙行禮。

“奴婢見過太子殿下。”

聞人乾擺擺手,意思是讓入春起來。

很快也注意到了旁邊放著的一個包裹。

“你這是要去什麼地方?”聞人乾問話時,皺起了眉頭。

“奴婢要去醫館,順便照顧側妃娘娘。”入春也是如實相告。

可聽到這話的聞人乾,卻忍不住握緊了拳頭。

現在蘇溪兒就連入春都要帶過去。

這是不是意味著她真的不想回來?

難道在太子府就這麼讓她呆不住嗎?

為何柳依依明明道歉了,也不願意回到太子府裡?

聞人乾在心中不停的問著蘇溪兒。

他就是不明白蘇溪兒到底想做什麼。

明明一件小事,可是蘇溪兒卻是如此的在意。

若真的不回太子府,倆人是不是真的和離?

“本王知道了。”聞人乾生氣的離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