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要突然說出讓人這麼恐怖的話好嗎?我怎麼可能跟太子殿下好下去?有腦子想想就覺得不可能,被你這麼一說,渾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,以後還是彆再說這些話,我的態度很堅決,不會跟太子殿下有任何的牽連,元公子可彆再有那些想法。”

蘇溪兒的這些話說的元芳也是一愣一愣的。

不過也能從蘇溪兒的語氣當中聽出來,對聞人乾的不耐煩與不待見。

看來蘇溪兒心中是真的與聞人乾不想再有任何瓜葛。

“既然蘇姑娘不願意聽,那我以後都不會再說了,若是什麼時候離開了太子府,我這邊隨時歡迎蘇姑娘。”元芳攤開了手,好像是想讓蘇溪兒投入他的懷抱一般。

蘇溪兒伸出手就重重的在元芳的胸口處拍了一張。

元芳趕緊捂著自己的胸口,裝作受傷的樣子看著她。

“蘇姑娘對我下手還真是太狠。”元芳可憐兮兮的說著。

“我這一掌要是對元公子有傷害的話,那我是不是得成武林高手了?”蘇溪兒也跟著調侃了一句。

元芳就知道想要挑逗一下蘇溪兒冇有那麼容易。

“果然是騙不了蘇姑娘。”

“那也隻能說是你的演技太拙劣了。”蘇溪兒輕笑道。

這個時候發財跑進來,通知了一聲。

“拍賣的時間到了。”

“蘇姑娘不如看完這一場拍賣再走吧?”元芳倒是想多留蘇溪兒一會兒。

可如今,蘇溪兒願不願意留下,還是得看她的意思。

“也許就冇有看過了,那就先留下來吧。”蘇溪兒也是不想那麼快回太子府。

元芳便讓發財將蘇溪兒帶去了那個閣樓上,自己去準備拍賣的事情。

來到閣樓後,發財還給蘇溪兒端來了一壺茶。

“姐姐若是有什麼想要的東西,也可以讓公子留下。”發財坐在蘇溪兒的旁邊,眼睛也是直溜溜的看著台下的人。

那些人全部都戴上麵具,可是眼中貪婪的表情也暴露了所有。

發財最討厭的就是這些人。

因為很多人得到了拍賣場的東西,都是拿出去害人。

發財的父母就是這樣死的,所以發財很討厭有錢人。

可是蘇溪兒跟元芳救下了自己,發財將他們當成了自己的家人。

“不用去看這群人,就當是為拍賣場賺錢。”蘇溪兒伸手摸了摸發財的小腦袋。

這些日子不見發財,也是越發的俊氣,長大之後定是個好看的少年郎。

隻是蘇溪兒不希望發財變成元芳那樣妖裡妖氣的男子。

若是能讓元芳換上女裝,怕是比姑孃家還要更美。

蘇溪兒一想到這裡,便忍不住輕笑了一聲。

“姐姐這是在笑什麼?”發財眨了眨眼睛,不解的問著。

“你有冇有覺得元芳特彆像個姑孃家?”蘇溪兒打趣的說著。

發財自然是不敢亂說話,趕緊搖頭否認了。

“公子看起來挺男人的,我以後也要這麼厲害才行。”發財又替元芳說了些好話。

“你倒是知道維護了。”蘇溪兒颳了刮他的小鼻,輕笑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