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時辰過去後。

醫館門外突然就停了一輛馬車。

眾人一看,都在議論紛紛。

“這不是宮裡的馬車嗎?怎麼突然來人了?難不成也要找側妃娘娘看病?”

“我瞧著就是這樣,畢竟側妃娘孃的醫術高明。”

“隻是宮裡明明有太醫,為何還要來宮外找人?這不是跟百姓門搶人嗎?”

“說的也是,側妃娘娘這邊的病患絡繹不絕,怕是又要排不上號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百姓的議論聲當中,宮女從馬車上跳下。

隨後,宮女又拿出了一塊令牌。

“皇上有令,今日側妃娘娘這邊不再問診,你們都可以回去了。”

宮女說完後又將令牌收好。

百姓們雖說有苦難言,又不能不聽從皇上的命令。

隻能紛紛的散開,心中都覺得有些可惜。

醫館內的蘇溪兒也注意到了這些。

帶著籬落出來,疑惑的盯著宮女看。

“我這醫館的病人怎麼都被趕走了?”蘇溪兒質問道。

宮女一看蘇溪兒出來連忙行禮。

“見過側妃娘娘。”

“你有這行禮的功夫,還不如趕緊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籬落本就是江湖上的人,所以對於這些禮儀都覺得麻煩。

看到宮女這麼磨磨唧唧,自然是忍不住多一句嘴。

宮女這時卻抬頭緊盯著籬落,眼中不屑的看著她,嘲諷的問道:“你又是什麼人?敢在這裡亂說話。”

籬落見宮女瞧不起自己,便想要動手。

還好蘇溪兒抓住了籬落的手,這纔沒讓籬落衝動。

“這畢竟是宮裡出來的姑姑,還是不要這麼衝動。”

而且蘇溪兒也聽說了,是為了皇上的命令纔過來。

籬落剛纔那樣衝動,真的打了宮女,不知曉的還以為是蘇溪兒違抗了皇上的命令。

到時候遭殃的人,可就不僅僅隻是醫館這群人,也許還會牽連到蘇溪兒身邊的家人。

“以後這些話也不能胡言亂語。”蘇溪兒又添了一句。

籬落看著蘇溪兒緊皺的眉頭,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。

“我知道了,方纔我不應該衝動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宮女不屑的笑道。

籬落心中雖說有氣,卻隻能先忍耐下來。

“所以到底有什麼事?需要讓宮裡的姑姑親自過來。”

聽到蘇溪兒的質問,宮女的態度又變得恭敬起來。

“是想請側妃娘娘去皇宮一趟,如妃娘孃的身子突然不舒服,還想讓側妃娘娘去看一眼,皇上也是聽聞側妃娘孃的醫術了得,特意請奴婢過來帶側妃娘娘過去。”宮女嫣嫣一笑,往旁邊靠了一步。

意思也是讓蘇溪兒趕緊上馬車,宮內的人已經等很久了。

“不知如妃娘娘是怎麼了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隻是不舒服,所以讓側妃娘娘過去把脈瞧一瞧。”

宮女現在說的話,蘇溪兒並不相信。

若真的隻是簡單的不舒服,也不會出宮外來找自己。

看來這件事不可在外說,所以宮女纔沒有開口。

“先把醫館關門吧,其他的等我回來,自有安排。”蘇溪兒在一旁囑咐著籬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