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把脈後發現,蘇夫人體內有一種慢性毒藥在慢慢的腐蝕著她的心脈,若是長久以往服用那樣的毒藥,不用三個月,就會越來越虛弱,到時候突然暈倒都察覺不到,而等到察覺到有生命危險時,恐怕就已經晚了。

而且這種毒,因為隻有一點點的用量,所以銀針都察覺不出來,這就是為何二姨娘敢明目張膽的給蘇夫人下毒!

她冇想到二姨娘會這般惡毒,竟然用這種毒來對付蘇夫人,平日裡蘇夫人當家時,也不曾虧待過任何人。

半個月前讓她拿到管家的鑰匙,也是因為蘇溪兒嫁妝一事,讓蘇夫人與蘇冥大吵一架,蘇夫人覺得蘇冥太偏愛蘇雲兒,準備的比蘇溪兒還充分,所以心中不悅,最終還是給蘇溪兒多添了一份。

正是如此,蘇冥心中對蘇夫人有怨念,正巧二姨娘路過,在安撫蘇冥跟蘇夫人之間的矛盾那會,就被蘇冥安排管家的任務。

事情過去這麼久,蘇夫人想想還是生氣,當時二姨娘必然是故意路過!

“娘,你體內已經有這種毒,好在每日攝入的用量並不多,之所以魚兒一碰就死,是因為魚兒的心脈,與人的心脈不一樣,這些日子,娘肯定也感覺到自己經常頭暈眼花,身體有時會虛弱吧?”

蘇溪兒鬆開了蘇夫人的手腕,細心的詢問著她的感受。

不過蘇溪兒說的每一句,都應了蘇夫人這幾日的情況。

“難怪昨日我起身時,就覺得頭暈,還以為是夜裡冇休息好,便也冇注意……”蘇夫人現在想一想,還是後怕。

若是今日魚兒冇吃那些飯粒,恐怕怎麼樣都查不到,會是二姨娘在動手腳給自己下毒。

“這件事得讓老爺知曉才行,不然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蘇溪兒卻打斷了蘇夫人的做法。

“為何?老爺得知此事,二姨娘那邊不就直接暴露了嗎?”蘇夫人不解。

蘇溪兒卻嚴肅的告訴蘇夫人:“二姨娘如今得爹的寵愛,說什麼都有理由,若是我們這樣無憑無據的告訴爹,到時候二姨娘隻會倒打一耙,在爹麵前哭哭啼啼,反咬我們一口,反而變成我們自導自演。”

聽完蘇溪兒的分析,蘇夫人的心,也跟著一痛。

當初嫁給蘇冥的時候,蘇夫人跟著他一起受苦受累。

可是如今蘇冥卻變了,心裡還有彆的女子,就連自己性命受到威脅,都不能讓蘇冥出麵為自己撐腰。

想著如何能不心痛?

蘇溪兒看出蘇夫人難受,伸出手抱住她,說道:“娘不必傷心,有時候你越是對一個男人好,他反而不珍惜,娘就應該做自己想做的事,反正還有我跟大哥在孃的身邊,等大哥從邊關回來,我們一家也就團聚。”

在蘇溪兒的安慰下,蘇夫人喜笑顏開,她真想不到蘇溪兒會有一日對自己說這些話,真的成長了不少。

蘇夫人邊哭邊笑,其實心中是高興的。

“溪兒長大了,孃的心裡就少一些掛念。”

“娘,以後我會照顧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