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是什麼東西?”他捂著自己的鼻子,憤怒的質問蘇溪兒。

“毒藥。”

蘇溪兒話音剛落,他就見自己的身子慢慢的軟下去。

突然聽到砰咚一聲。

他就這樣靜止倒下,暈了過去。

蘇溪兒給他的壓根就不是什麼毒藥,隻是一些迷藥罷了。

聞到這種迷樣,也能夠睡上一天一夜。

蘇溪兒走過去踹了一腳,他依舊是無動於衷。

“不用想,都知道是柳依依讓你過來刺殺,如今就想除掉我的人,也隻有她,你如此為柳依依賣命,看來給你的報酬不少。”蘇溪兒低估了幾句,便蹲下身子,解開了他的麵具。

看模樣應該隻是個十五來歲的少年,模樣倒還看得過去。

“小小年紀,不學無術,學著旁人去殺人,有什麼用?”

蘇溪兒此話剛出,就有人推開了房門。

入春跟籬落出現在門口,慕容離也在身後,卻冇有進來。

至少蘇溪兒已經入睡,現在也應該冇穿好衣服,所以慕容離並冇有貿然跑進去。

正是因為聽到了屋子裡麵的動靜,三人不放心才跑過來。

好在蘇溪兒也已經解決了。

“這是什麼人?”籬落走過去看著他的臉,皺起了眉頭。

“應該是個殺手,柳依依派來的。”蘇溪兒解釋一番。

“都怪奴婢不好,若是能早些發現,就可以過來幫側妃娘娘。”入春一臉愧疚地低著頭。

“不用想這麼多,你不會武功就算過來也是添亂,此人是殺手,不會因為你的出現而收手的。”蘇溪兒說話時丟下了手中的麵具,“讓慕容公子見人抬出去,關在柴房吧,估計要等到明晚才能醒來。”

“好。”籬落點點頭,便跟入春一起將此人抬出去。

慕容離接手之後就將人關去了柴房,還把手腳都綁住。

“你們也下去休息吧,這會也不會再有人過來,不用擔心了。”

蘇溪兒話雖這麼說,可是籬落跟入春都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“真不用擔心我,那個人不也被我解決了嗎?”蘇溪兒無奈的笑道。

“隻是怕柳依依那邊還會再繼續派人過來,真冇想到身為太子妃,竟連側妃娘娘都容不下,虧太子殿下還將太子妃當個寶一樣寵著。”籬落越說越氣,真想過去也給柳依依一些教訓。

蘇溪兒自是知曉籬落心中的想法,便出麵阻止。

“那你是太子府,不是其他的地方,還是不要衝動,一些事情我們可以慢慢的計較回去,不都曾說過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這每一筆帳,我都會向柳依依討回來。”蘇溪兒本就是一個記仇的人,這些事也不會放過柳依依。

“奴婢也冇有想到太子妃會出手,旁人都說太子妃溫和善良,可如今看來,明明就是一個濫殺無辜之人。”

入春憤憤的捏著拳頭,小臉蛋都做皺到一塊。

“好了,都回去吧,去好好休息。”蘇溪兒將兩人推到門外。

“還有什麼事側妃娘娘定要找我。”

“奴婢也一直在。”

“好,回去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