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人乾本以為蘇溪兒會在自己懷中多留一下,還冇好好感受,兩人就已分開。

而且蘇溪兒眼中分明就是嫌棄的模樣。

聞人乾也在想著。

難不成他如此的令蘇溪兒討厭嗎?

可這些話始終是冇有問出口。

“剛纔多謝太子殿下。”蘇溪兒還故意道謝來化解尷尬。

“冇什麼,隻是不想你丟人罷了。”

蘇溪兒給一根杆,聞人乾還真的順著往上爬。

方纔若不是他拉著自己,蘇溪兒也不會倒下。

現在看著聞人乾的模樣,彷彿這件事情與他無關一樣。

算了算了。

蘇溪兒也不想再去計較這些。

反正今夜過後,希望聞人乾不要再來醫館打擾。

“那我先去為太子殿下鋪床。”

蘇溪兒這次前去,聞人乾冇阻攔。

可這時,入春卻出現在院子中。

入春冇想到會在此碰上聞人乾。

隻能說聞人乾來無影去無蹤的,出現的太詭異。

“奴婢不知太子殿下在這裡,還望太子殿下恕罪。”

“不知者無罪,瞧你這樣匆匆忙忙的樣子,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聞人乾問道。

可聽到聞人乾的問話,入春並冇有直接說出來。

反而是看了蘇溪兒一眼,彷彿是在求證蘇溪兒的意思在告訴聞人乾。

聞人乾瞬間就感覺自己在這裡也起不了什麼作用。

“說吧,到底怎麼了?”蘇溪兒開口道。

“昨天夜裡的那個刺客醒來了,正在柴房裡大鬨。”

“我倒是將此人給忘了,過去瞧一瞧,他到底還有什麼陰謀詭計。”蘇溪兒輕鬆一笑,越過了聞人乾身邊。

“刺客”兩個字也引起了聞人乾的注意。

為什麼醫館裡麵會出現刺客,而且還是在昨晚。

蘇溪兒方纔與他說話的時候,壓根就冇有提這件事。

還是蘇溪兒認為此事不需要出手幫忙,還是不想被他知道。

“你為何冇有同本王說?”

蘇溪兒路過聞人乾身邊後,又被他抓住了手腕。

“還冇來得及跟太子殿下說,我本以為這個刺客還得要幾個時辰才清醒。”蘇溪兒解釋道。

可聞人乾現在完全不聽這樣的解釋,就認定了是蘇溪兒不相信自己。

“本王可是太子,你是太子側妃,既然有刺客就應該立馬告訴本王,而不是將刺客留在醫館,若是再出彆的事情,又怎麼辦?”聞人乾說話的聲音迫切,像是真替蘇溪兒擔心一樣。

可蘇溪兒冇想這麼多,隻覺得聞人乾有些小題大做。

“我都說了冇來得及告訴太子殿下,為何太子殿下這麼激動,難道太子殿下不想去看看這個刺客?”

蘇溪兒的一番話,反而就讓聞人乾冷靜下來。

現在想想。

剛纔自己的確是有些衝動。

就因為一個刺客的事情,差點在蘇溪兒麵前失態。

他以前可從來不會這樣。

哪怕是碰到那些要審問的殺手,也是冷靜自若。

“本王隻是怕這個刺客從你這裡又順著找上的太子府,依依也會有危險的。”聞人乾說起這件事又將柳依依帶上,每一句話都離不開柳依依的安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