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話從蘇溪兒的嘴裡說出來,的確是有一絲絲的令人害怕。

男子也忍不住,打了個冷顫。

“冇想到側妃竟然是如此的手段,看來是平日本王太小瞧你了。”

聞人乾這句話不像是誇讚,也不像是在詆譭。

蘇溪兒起身就將解藥交給了入春。

“每兩個時辰就喂他吃一顆,直到肯開口說話,自己親自承認到底是誰派過來的,再將最後的解藥給他,不然就讓他好好的受一番折磨再說。”

蘇溪兒對這種要自己命的人絲毫都不會留下情麵。

既然要死,那就要死的乾淨。

不過此人留著還有一些價值。

隻要他願意開口,將這件事情推在柳依依的身上,就不信聞人乾不相信。

本來事情就是柳依依做的。

在京城當中,想要蘇溪兒命的人,就隻有柳依依一人,彆無他人。

離開柴房之後,聞人乾也跟著蘇溪兒又去了院子裡。

蘇溪兒無奈的轉身盯著聞人乾看。

“難道大晚上太子殿下都不用睡覺的嗎?這樣一晚上都看著我嗎?”

“本王隻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,在你身上的秘密,好像有許多都是本王不知道的,你也從來冇有回答過本王。”聞人乾像打量一件物品一樣,細細的看著蘇溪兒。

這眼神彷彿是要將蘇溪兒看透,可在蘇溪兒的身邊,總是有一堵牆,聞人乾怎麼都穿透不了。

興許隻有讓蘇溪兒自己開口說了,才知道為何。

“在太子殿下的眼裡,我不就是一個心狠手辣,蠻橫無理的人嗎?太子殿下繼續這樣認為就好了,不用想其他的,時辰不早了,我也累了,太子殿下,好好休息吧明日還得上朝吧,晚安。”

蘇溪兒快速的說完所有話之後,就趕緊躲進了房間裡。

生怕一會聞人乾又追上了。

聞人乾聽到“晚安”兩個字之後,嘴邊也不禁跟蘇溪兒一樣說了這兩個字。

“晚安。”

隨後,便消失在院子裡。

蘇溪兒也是從屋內的窗戶口看到聞人乾離開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還是第一次知道太子殿下這麼煩人,還好,不是白天早過來,不然真不好找理由讓太子殿下離開。”蘇溪兒摸了摸額頭的汗,便躺在了床上。

……

柴房內。

男子已經被毒藥折磨的死去活來。

整個人都在地上翻滾著,想說一句話,卻覺得嗓子好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一般,發不出任何的聲音。

入春在一旁也隻能聽到一些嗚咽的叫喊聲。

哪怕是地上的男子再可憐,入春也冇有心軟。

入春一直在告訴自己,此人是要殺了蘇溪兒。

正因如此所以纔沒有一點心軟的意思。

男子伸出手想要向入春求助,卻被入春冷漠的眼神打擊到。

“側妃娘娘說過了,這個解藥不能現在給你,不過你若是現在肯說出那個人,我立馬就把解藥送給你。”入春還故意掏出解藥,想讓男子開口。

這男子倒挺有殺手素養,哪怕如此,也冇有說半個字,咬著牙一直堅持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