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罷了,都起來吧,我也不怪你們。”柳依依這邊鬆了口。

兩人都有些詫異的看著對方,這畢竟不像柳依依的作風。

就是怕現在柳依依不動怒,到時候又找什麼事情遷怒她們。

柳依依見兩人遲遲不起來,便自己伸出手,將她們扶起來。

“我隻是擔心太子殿下又被那個小賤人勾走,你們平日裡都幫我多盯著醫館,更是要調查清楚那個賤人,那天夜裡,到底去了什麼地方,若是有什麼訊息,儘管告訴我,我也不會虧待你們,需要什麼東西也可以來找我,隻要能夠對付蘇溪兒就行。”柳依依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,兩人自然明白,紛紛點了點頭,從地上起身。

“奴婢自然會效忠太子妃,一輩子都為太子妃做事。”

“而在奴婢的心裡,太子妃的事情就是奴婢的事,一定會替太子妃辦好。”

東芝與秋分的一番話,讓柳依依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。

“天色已晚,你們都下去吧,我也想先休息了。”

“太子妃若是有什麼事情記得傳喚奴婢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柳依依點點頭便坐在了床邊。

兩人也離開了院子裡。

出來之後,互相看了對方一眼,都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柳依依冇有因為此事來遷怒她們,不然怕是要吃一些苦頭。

……

如今,慕容府內。

慕容大人也回到了府中,今夜倒是回來的有些晚,就連晚飯都冇有趕上。

不過一到後院就見到了,慕容離在此處,態度也是同今日慕容夫人那般,差點就要將慕容離趕出去。

“你這兔崽子,不是在醫館裡麵呆著好好的嗎?怎麼突然回來了?”慕容大人還以為是慕容離不願吃苦,才偷跑回來,伸手就要去打慕容離的屁股。

慕容離趕緊捂著自己的屁股,跑到了慕容夫人的身旁。

“娘,你倒是趕緊跟爹解釋一下,我回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,可不能讓爹這樣冤枉我。”慕容離一臉委屈。

其實就是做給慕容夫人看。

因為他知道這種時候,慕容夫人肯定會幫著他說話。

果不其然,慕容夫人一聽,上去就揪住了慕容大人的耳朵。

“你說你回來晚了就算了,竟然還對兒子動手,怕是也不將我放在眼裡了,兒子回來有什麼事,你就不能好好的聽他說一說嗎?”

慕容夫人在教訓的時候,慕容離還在一旁添油加醋。

兩人倒是忘了,今日慕容夫人也是這樣教訓慕容離。

“行了,行了,夫人,你也不用幫著他說話了,有什麼事就趕緊說吧,我這不是也想讓自己的兒子有出息一些。”

畢竟身為父親,肯定會希望自己的兒子有出息,也想著望子成龍。

“離兒,你自己好好的跟你爹說。”慕容夫人將慕容離推出來。

兩父子就坐在院子裡的椅子上,慕容夫人還給他倆端來了兩杯茶水。

“爹,我是想問一問關於波斯商人的事,對於這方麵,你應該比我瞭解,可不可以詳細的同我說一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