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哥這就誤會我了,這件事情,不是我做的。”蘇溪兒尷尬一笑。

她也冇想到蘇意會這麼激動。

原本是想要跟蘇意解釋。

可自己都還冇開口,蘇意就已經說了那麼多話。

“不是你做的就好,快嚇死我了。”蘇意說話時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“那你倒是說說看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蘇意正式的神情也嚴肅起來。

總算是知曉為什麼蘇溪兒會特意將他請過來。

“販賣私鹽的人,我已經找到了,而且好像跟那些波斯商人還有些牽連,然後慕容公子回家跟慕容大人討論了這件事,也得到了一個重要的事情,就是這樣……”

蘇溪兒接下來就將那些事全部都告訴了蘇意。

蘇意聽了之後也是頗為震驚。

“難道這世上真有什麼吃了就會立馬死人的東西嗎?”

“毒藥也會這樣,可是聽慕容公子的描述,那些人好像吃的也不是毒藥。”

蘇意摸了摸下巴,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。

現在蘇溪兒已經摻和進來,恐怕是脫不掉身。

“既然你都知道這件事,那就不要輕易的行動,我怕你被其餘人盯上。”

蘇意擔憂的看著蘇溪兒。

“大哥,不用擔心我,這件事我竟然想著要去查,就不能輕易的放手,隻是想要讓大哥也幫我查一件事。”

“你說,隻要是你的事情,我都能幫你辦好。”

蘇意總是這樣義無反顧的幫著蘇溪兒。

這一點是讓蘇溪兒格外感動。

畢竟蘇意已經知道這件事的危險程度,卻依舊願意幫著她。

而且還是這種不問任何緣由的幫忙。

蘇溪兒覺得有家人在比什麼都好。

日後也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家人,絕不會讓他們受傷害。

“我相信在京城裡肯定會有一些官員跟那些人打交道,大哥在朝堂裡麵,可以幫我調查一下嗎?”

“這件事情簡單,我這邊如果有什麼訊息,一定會告訴你,那你也要答應我,若是遇到什麼危險,要第一時間讓入春來通知我,不能一個人又出去冒險,這件事,我暫時不會跟爹孃說,我也不想讓他們擔心你。”蘇意嚴肅的說著。

蘇溪兒點點頭,答應了蘇意的要求。

入春又這樣送蘇意離開了醫館。

籬落這時也從房間裡出來,聽到了剛纔兩人的對話。

“還有什麼需要我去調查的嗎?姑娘。”

“你如今為了我受傷,還是在醫館好好的養傷,等你的傷好了,自然是有事情要去做。”

蘇溪兒可不想讓籬落帶著傷出去,現在籬落就是自己的病人。

“可我看著大家都這麼努力,我卻什麼都不能做……”籬落羞愧地低下了頭。

“但是籬落姑娘做的事情比我們更多,因為籬落姑娘救了小姐。”

入春正好走過來,聽到了籬落的話,趕緊解釋了一句。

蘇溪兒聽了之後也連忙點頭,“這件事你就不要自責。”

籬落看著她們,說話都是安撫著她,籬落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好,我都聽你們的安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