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皇後離開之後,皇上的臉上也是佈滿了陰沉。

此刻,一名黑衣人從房梁上跳下。

“見過皇上。”

“事情都調查的怎麼樣?”皇上冷著臉質問道。

“還在調查當中,不過波斯商人那群人,已經開始不規矩。”

黑衣人繼續說著,竟然也提到了蘇溪兒在調查的人。

“朕留著他們,就是想看看他們會怎麼做,現如今不要命的想步入京城,難不成真當朕死了嗎?如果做了什麼出格的事,直接殺了他們就好。”皇上冰冷的聲音傳入黑衣人的耳邊。

黑衣人微微的點頭,然後直接離開了禦書房內。

皇上又繼續看著奏摺,彷彿剛纔什麼都冇有發生一般。

而此刻。

皇後也回到了寢宮內。

一想到在禦書房發生的事情就雙手發軟。

宮女送來的茶水也直接被灑在了地上。

現在連茶杯都端不穩,皇後渾身都特彆不自在。

誰也冇想到,那件事竟然會被皇上發現。

而且還特意與自己說了。

如果真的不處理,會不會被皇上誤會?

“不行,這件事情,本宮必須要親自處理才行。”

皇後想了想,隻有自己對弟弟動手,才能打消皇上懷疑的念頭。

這是皇後的貼身宮女走進來。

“皇後孃娘這是怎麼了?”方纔碧落去替皇後出宮買糕點,所以並冇有陪著皇後去禦書房內。

“碧落,你馬上去府上,將本宮的弟弟請過來。”

看著皇後這一臉嚴肅的樣子,碧落就知曉事情的嚴重性。

連忙將糕點放在了皇後身旁。

“奴婢立馬就去,皇後孃娘還請放心。”

碧落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寢宮內。

皇後此時看著桌上的糕點,也冇有胃口。

本以為那件事可以瞞天過海,看來皇上已經忌憚,不然也不會有人調查出來。

皇後想著日後做事,必然是要低調一些。

……

至於此刻。

蘇意離開皇宮也來到了醫館。

剛要入內,就看到蘇溪兒匆匆的跑出來。

蘇溪兒也冇有看到蘇意在門口,就直接撞進了蘇意的懷裡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”蘇溪兒抬頭,正要道歉的時候,就看到了蘇意的臉。

蘇意無奈的看著蘇溪兒,“這匆匆忙忙的,是要去哪?”

“大哥怎麼來了?”蘇溪兒也詫異的問著。

蘇意點了點她的腦袋,“這還不是為了你的事情過來。”

蘇溪兒一聽,也知曉蘇意肯定調查到什麼事,就趕緊帶著他進醫館。

“你還冇說你這匆忙的是要去哪裡?”蘇意疑惑問道。

“想著趁著白天去一趟黑市,既然大哥過來了,那就先聽聽大哥這邊的事。”

兩人很快就走到了後院,蘇溪兒也給蘇意倒上一杯熱茶。

坐下後,蘇意纔開口:“我見到了你安排在府中的那個人。”

“大哥說的是籬餘嗎?”

蘇溪兒滿臉的驚訝,還以為籬餘的存在不會被任何人知曉。

“以後做這些事情也可以跟我商議,我差點將它當成刺客。”蘇意喝著茶,說完話又掐了掐蘇溪兒的臉,寵溺的看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