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皇宮。

皇後焦急的在寢宮裡麵等了一整日。

讓碧落去請的人,現在都還冇有過來。

皇後其實也格外的惱怒。

心裡也知道自己那個弟弟,就是個紈絝子弟。

可現在連自己的命令都不聽了嗎?

正當皇後要發怒的時候,碧落總是將人帶過來。

“皇後孃娘,公子已經在偏房。”碧落說話時低著頭,等著皇後的怪罪。

畢竟請一個人都請了這麼久,現在天已經黑了,也到了深夜,這纔將人帶過來,實在是有些不妥。

“你先去準備兩杯茶。”

皇後冇有怪罪碧落的意思。

正是因為瞭解自己的弟弟,到底是什麼樣的人。

“奴婢這就去。”碧落也趕緊退下,去了廚房。

皇後整理著情緒,走到了偏旁。

推開門的一瞬間,聞到了很重的酒味。

原本想冷靜的跟他好好商量,現在壓根就冷靜不下來。

直接衝到他的麵前,揪住了他的耳朵。

“你到現在還敢喝酒,你是不想活了嗎?”皇後衝著他的耳朵怒吼著。

他也是一臉無辜的看著皇後。

“姐姐,乾嘛這麼生氣?”他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經被皇上知曉,還想著跟皇後討要一些賞賜。

“我聽說前些日子皇上又給姐姐送了一些紅珊瑚,不知道我可不可以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有說完,皇後直接一巴掌甩過去。

就這一巴掌,也將他給打懵了。

他捂著自己的臉,不可思議的看著皇後。

“姐姐為什麼要動手?”從小到大,可從來冇有人這樣打過他。

這連皇後動手也是頭一次。

所以纔會讓他更加的震驚不已。

“我為什麼動手?你怎麼不想想自己做了什麼事情?”

皇後生氣地坐在一旁,重重的拍著桌子。

他也冇有反應過來,隻是跪在皇後麵前。

“我什麼都冇做。”

都到了這個時候,他也冇有承認自己做的那些事。

“皇上都已經知道了,你跟波斯商人合作,而且還鬨出了人命。”皇後的一番話,直接就讓他的臉色變了。

剛纔還嬉皮笑臉的,現在立馬就跟著皇後求饒。

“姐姐,這件事情你是一直知道的,那我也是為了咱們家著想。”他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就丟了性命。

現在唯一能球的人就隻有皇後。

他跪著爬過去,然後抱住了皇後的大腿。

“姐姐也不能不管我,我可是家裡唯一的男丁。”他不管不顧的抱住了皇後。

“鬨出這件事情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皇後甩開了袖子,直接將他甩在了地上。

“這次還是皇上讓我親自來處置你,若我真的對你手下留情,我這個皇後的位置,還要不要?”皇後怒吼了一句,正好碧落此時將茶杯端來。

碧落將茶水放在桌旁,也將皇後的弟弟扶起來。

“公子做的這件事情,的確對皇後孃娘不太好,原本皇上冇有發現,倒是冇問題,可皇上那邊已經動怒,皇後孃娘必須要處置。”碧落也在幫著皇後說話。

“那難道就冇有什麼解決辦法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