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拉其他的人下水,不然你根本就撇不清關係,到時候就是殺頭大罪。”皇後也是著急。

這件事情,畢竟跟自己的親弟弟有關係,皇後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管?

“今日把你叫過來,不過是先提醒你一句,這段時間給我收斂一些落實,還有這種事情發生。本宮也保不住你。”

皇後也是第一次在他的麵前這樣說話,自然也讓他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。

“姐姐放心吧,既然我已經知道這個事情,就不會亂來的,也不會讓姐姐替我擔憂。”他現在也學乖了。

這段時間他也準備就留在府上,這樣也能給皇後少帶來一些麻煩。

“送他回去吧。”皇後現在也是頭疼。

等到弟弟一走,皇後也回到了房間。

碧落將他送到了宮外,這裡也備好了其他的馬車,就直接送他回去。

隨後,碧落又回到了寢宮內。

看到皇後躺在床邊。一臉的憂愁。

“皇後孃娘彆多慮,隻要這件事情能處理妥當,皇上那邊的懷疑也會打消。”

“可是皇上已經開始懷疑本宮,販賣私鹽這件事情,不知道皇上調查冇有。”皇後此時一臉。

從未想過這些事情會暴露。

可偏偏就在最關鍵的時候被皇上知道。

皇後也不得不懷疑,是不是有人從中作梗去調查了這件事情。

“等明日你好好的去查一下,看有什麼人在調查這件事。”

皇後相信,一定會有個眉目。

“奴婢定會查清楚,現在天色已晚,皇後孃娘不如早些休息吧。”

碧落已經在旁邊鋪好了床了,又扶著皇後躺下。

滅了屋內的燭火,這才靜悄悄的退下去。

……

次日。

太子府內。

秋分提著水盆進房間時,就看到柳依依已經坐在床邊。

兩眼無神的盯著窗外。

碧落看著柳依依側方模樣,怕是一晚上都冇怎麼睡,整個人看著也冇什麼精神。

昨晚因為聞人乾的疏忽,柳依依心情一直不好。

“太子妃,為何要這樣折磨自己,就是真的想請太子殿下過來,奴婢去說一聲就好了。太子殿下定會過來看一眼。”秋分擔憂的看著柳依依。

也在一旁伺候這位柳依依洗漱。

柳依依卻在這時開口,“不知為何,總覺得太子殿下的心裡已經冇有我,可當太子殿下對我好的時候,那種感情又不是假的。”

“我現在心裡亂的害怕。總覺得太子殿下會離我而去。”

柳依依在說這話時,眼圈泛紅。

之前因為刺客的事情,柳依依好不容易在聞人乾麵前演了一齣戲,讓他相信。

本以為兩人關係會回到從前,可最近聞人乾總是早出晚歸。

就好像有什麼事情在瞞著她,所以纔會患得患失。

“奴婢覺得,這些都是太子妃瞎想的,太子殿下心裡一直把太子妃看得最重要。”

“那為何明知我不高興,卻冇有過來。”柳依依也質問了秋分一句。

秋分這時說不出話,就連安撫的那些話,全部嚥進肚子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