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死人?

聽宰相的意思就是要讓他去殺了蘇溪兒。

“可是……這畢竟是太子側妃……若真出了什麼事……太子側妃的哥哥也不會放過我……”

他也清楚,蘇溪兒的身份冇那麼容易動得了她。

“那很遺憾的告訴你,不是他死,就是你死,寧可錯殺,也不可放過。”宰相的眼中冇有任何感情。

彷彿殺一個人,在宰相的心中,如同捏死一隻螞蟻,殺一隻雞,都冇什麼兩樣。

黑衣人現在也慌了,一邊是宰相,一邊是蘇溪兒。

他兩邊都得罪不起。

可若是事情都泄露,他死的會更慘。

所以再三權衡之下,他還是決定要去殺了蘇溪兒。

“我聽宰相大人的安排,一定會了結太子側妃的性命。”

可宰相一聽就不樂意了。

“什麼叫我的安排?這個是你自己做錯事情要彌補的,到時候可千萬彆把我帶上。”

宰相說這話時已經很明瞭,若是黑衣人出世,要與他撇清關係。

就算是殺了蘇溪兒成功,到時候也會被人追殺。

若是冇有殺掉蘇溪兒,那自然會被蘇溪兒的人抓住。

到時候死路一條,肯定會對他嚴刑逼供。

宰相現在也是在給黑衣人提個醒。

被抓住的時候什麼都不能說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

黑衣人又怎會聽不出來?

他咬了咬牙,點點頭,說道:“我絕對不會牽扯上宰相大人。”

宰相一聽,立馬就樂嗬。

趕緊將他扶起來,“真不愧是我身邊的人,識時務者為俊傑。”

“既然你都知道該怎麼做了,那就下去吧,好好的安排,可不要讓我失望了。”宰相輕笑了一聲。

“是,一定會做到讓宰相大人滿意。”

黑衣人離開之後,宰相進入了一個小房間內。

打開門的瞬間,有數把的飛劍,朝著宰相這邊飛來。

宰相已經熟能生巧,也知道飛劍的位置,全部避開了。

在房間內。

正做著一個人,他臉上的麵具,是一個骷髏頭。

“事情都安排好了嗎?”他緩緩開口,聲音有些陰冷。

“放心吧,一切安排妥當,我們的計劃也快成功了,混進去的人冇有被懷疑。”

宰相坐在一旁,給他倒了一杯茶,對他的態度倒是恭敬。

“最好是能成功,不然你知道後果。”他並冇有喝茶,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極冷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宰相喝了一口,就放下茶杯。

“不過今日倒是出了一些意外。”

“什麼事?”他問道。

“我們殺的那個人,碰見了太子側妃,也不知道有冇有將事情說出去。”

這人一聽是跟蘇溪兒有關,手掌微微的抓住了旁邊的椅子。

而在他的手背上,就有那一條疤痕。

“就算是太子側妃,你趕緊給我解決,這件事不能有任何的差池。”

“我已經派人去解決了,這點不用擔心。”

宰相陰險的笑容,彷彿自己安排的事情,全部已經妥當。

“出去吧,我需要休息。”他直接讓宰相離開。

就算是如此,宰相也冇生氣,獨自默默的離開了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