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晚。

蘇溪兒醒來時,聞到了院子內的香味。

應該是入春將飯菜又送到了自己的院中。

恐怕是在睡覺的時候,沉玉就已經將飯菜全部備好。

隻是她在休息,這群人變冇有去打擾。

蘇溪兒換好衣上,就從屋子內出來。

入春正好放下了碗筷,剛要去叫蘇溪兒時就聽到了開門聲。

“小姐總算是醒了,肚子應該餓了吧?沉玉今日準備的飯菜味道還不錯。”入春在一旁默默的誇到。

“他做的飯向來都很不錯。”

蘇溪兒快步走過去,坐在了椅子上。

入春端了一碗飯,放在蘇溪兒麵前。

“小姐,一會就要出去嗎?需要奴婢跟著一起過去嗎?”

“不用了,人多眼雜,你留在醫館,若是這邊有什麼情況,自己就好好的躲著。”

蘇溪兒也是怕夜裡,到時候宰相的人會過來。

所以先囑咐了入春一句。

“那小姐在外麵也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。”

用了晚飯後,蘇溪兒跟其他人交代一聲,自己就離開了醫館。

今晚正好是波斯商人去海岸的日子。

這些訊息都是從小道聽來的,所以蘇溪兒過來時,已經有不少的商鋪老闆在這裡等候。

都想跟波斯商人做一筆買賣。

低價收購波斯商人手中的物品,然後再高價賣出去。

這都是習以為常的操作了。

蘇溪兒也混跡在人群當中,為了不暴露身份,特意帶了一個鬥笠,擋住了自己的臉。

出來前還換了一身衣裳,看著變像個假小子。

畢竟女子出來做生意,旁人多少會有些顧慮。

時辰一到。

波斯商人的船,就已經停靠在這裡。

商鋪老闆們都一擁而上,拿出自己率先準備好的銀兩。

波斯商人看到銀兩後,這才交出自己船艙上的貨。

在搬運貨物的時候,蘇溪兒也看到了另外一個很小的箱子。

箱子外麵裹得很緊,但還是有一些白色的粉末從裡麵露出來。

蘇溪兒敢斷定,那一箱東西就是自己要找到的粉末。

不過其餘人對那東西冇什麼興趣,反而都是衝著一些首飾來。

等船艙上的箱子全空了,商鋪老闆們才灰溜溜的離開。

這時,岸邊的人越來越少。

可波斯商人依舊冇有離開的意思。

蘇溪兒正打算在這裡等等,說不定能等到自己要的那個人。

所以蘇溪兒故意躲在一個牆後,看著人來人往。

突然。

有一抹身影過來,身上有一陣的香味,應該是個姑孃家。

隻見這位姑娘走進岸邊,從手中掏了一個令牌。

那幾個波斯商人對她竟然恭敬起來,還將她請進了船裡。

蘇溪兒也好奇那個令牌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看來應該是傳信的,隻不過現在蘇溪兒拿不到。

她繼續在外麵等著,兩刻鐘過去,姑娘從裡麵出來。

還是波斯商人將姑娘送上岸,而在她的懷中,還捧著一個小盒子。

恐怕在那個盒子裡也是那一包粉末。

蘇溪兒看著姑娘離開,過了一會,才走到波斯商人麵前。

“借一步說話,公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