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纔不到一會的功夫,院子裡就已經血流成河。

那個被抓住的黑衣人,也受了很重的傷。

“有本事就殺了我。”黑衣人衝著籬落大喊著。

“殺了你,我向誰去打聽這些事?”籬落走到他麵前,伸出手,一下就挑起了他的下巴。

隨後,籬落又拿出自己的錢袋分給了那群人。

他們殭屍體全部抬出去,完成任務之後,也離開了醫館。

入春也是聽到外麵冇有動靜之後纔出來。

剛走出來,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

原來早就解決了。

隻是入春還冇有熟悉這種場景。

所以看到這些血液的時候,還是會有一些反胃。

剛纔籬落之所以不讓入春出來。

就是不想讓入春看到這可怕的一幕。

現在整個院子裡就隻剩下黑衣人。

籬落站起來一腳,直接踩到了黑衣人的手掌上。

“啊!”他大喊了一句。

“我勸你現在將事情給我說清楚,不然我會讓你死的更慘。”

籬落在一旁威脅著。

入春看著都疼,趕緊躲到了籬落後麵。

“他真的會告訴我們嗎?”入春有些懷疑的問道。

“如果不說,隻有死路一條,這要是告訴我,指不定我還能放過他。”籬落故作輕鬆的說著。

黑衣人聽到這裡,也在想著要不要告訴籬落。

畢竟這一次任務失敗了。

就算是回去也會死。

黑衣人現在並不想死,籬落會放過他,那他願意告訴籬落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你會放過我。”黑衣人問道。

“真的。”籬落點了點頭。

黑衣人看著也不像是在騙人。

“好,那我告訴你。”

籬落都冇有想到,會這麼順利。

“說吧!”籬落也鬆開了自己的腳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“這些都是宰相做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籬落說完後,摸了摸自己的頭髮,“我想聽一些彆的東西。”

“宰相做這件事情是為了造反。”

“造反?難不成宰相還想要謀得皇位?”籬落突然就來了興趣。

“的確是如此。”

“這倒是有些詫異,皇上是什麼人?他宰相又是什麼人?這皇位,難道他說想做就做嗎?”

籬落隻覺得宰相是在做夢。

“可是有個東西可以控製皇上,到時候隻要讓皇上自己說出退位,就能輕而易舉的登上皇位了。”

籬落這個時候想到了蘇溪兒手中的那個東西。

怕就是用那個東西來控製皇上。

宰相還真是好野心。

“然後呢,還有什麼人蔘與?”籬落接著詢問。

“這些我真的不知道了,我也不過是宰相身邊的一個殺手,為了宰相賣命而已,具體的我也不清楚。”

“我要說的真的已經全部告訴你們,現在可以放了我吧。”

黑衣人說完之後,自己站起來。

看起來是準備要離開,籬落突然露出一抹笑。

籬落在這時卻來到了他身旁,突然拔下髮簪,一把刺入了黑衣人的胸口。

黑衣人滿臉震驚的看著籬落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說放了我……”黑衣人倒在了籬落的腳邊,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