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鍵時刻,一道黑影落下,停在了蘇溪兒身前,直接就擋住了此人的一擊。

此人也冇想到,現在還會有人過來。

蘇溪兒定睛一看,這不就是元芳嗎?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?

按理來說,這個時辰不應該在黑市?

“你又是什麼人?”他詢問道。

“等你死了,就不用知道了。”元芳舉著劍指著他。

可他聽了之後,卻大笑了起來。

彷彿覺的元芳是在跟自己說笑一樣。

“那你儘管試試看,能不能殺了我?”

他說完此番話就跟元芳動手,兩人也是打得不可開交。

但蘇溪兒清楚的感覺到,元芳很明顯的落了下風。

如果再這樣打下去,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
蘇溪兒找準時機,將自己手中的銀針丟出去。

他也冇想到,蘇溪兒會在這時出手,隻顧著躲避銀針,差點就被元芳劃傷了手臂。

看來兩個人在這裡,自己的確不會討到好處。

便在要離開之時,催動了全身的內力,給了元芳一擊,在他等下這一擊的時候,此人就趕緊離開。

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蘇溪兒看到了大手背上的疤痕。

這不就是之前說的那個人嗎?

為什麼突然出現還要她的性命?

而且此人看起來,身上還有一陣難以琢磨的氣息。

蘇溪兒聽到元芳的咳嗽聲,這纔回過神。

元芳也是怕這一股內力傷到了蘇溪兒,用身體擋住了。

所以被劍氣眼劃傷了手,剛纔那個人離開之後,元芳纔敢放鬆警惕。

蘇溪兒趕緊過去,扶著元芳,把脈的時候才發現他氣息亂。

剛纔一直都是元芳在強撐著,其實早就打不過那個人。

“你這樣撐下去,要是出什麼事該怎麼辦?我趕緊帶你去醫館。”

“我要是躲開了,你就會受傷,我自然不能讓你受傷。”元芳說完之後,又重重的咳了幾聲。

“即便是如此,你也不能為了我去送死。”

蘇溪兒鄭重的說著,臉色也有些沉重。

“可以放心,我冇事,都是一些小傷而已,有你在這裡,等會就冇事了。”元芳扯出了一抹笑。

蘇溪兒直接就白了他一眼。

兩人先離開了巷子。

元芳也一直撐著自己受傷的身體,路上也咳了好久。

等到了醫館。

籬落正想著要關門,就看到兩人回來。

元芳的手上還有血,就連蘇溪兒都受傷,脖子上的血跡還在。

籬落也嚇壞了,趕緊過來一起扶著元芳進去。

“這是出什麼事了?姑娘怎麼也受傷了?就連元公子身上的傷,都這麼嚴重。”籬落一臉的擔憂。

“路上碰到了宰相的人,跟其餘人好像不太一樣。”

“他就是我們之前說過,手中有疤痕的那個人,可他蒙著臉,我也看不清楚他的臉。”

蘇溪兒在扶著元芳進去的時候,將自己看到的告訴了他們。

“所以說宰相之前對付不了咱們,現在又派了這個人出來,武功應該也不低,那日後姑娘可得更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先替我去房間裡將藥箱拿出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