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籬落聽到蘇溪兒的吩咐,趕緊去了屋子裡。

在旁邊的櫃子裡麵找到了藥箱,抱著藥箱就出來。

元芳此刻坐在院子裡,傷口還在不斷的流血。

籬落放下藥箱,蘇溪兒打開後,從裡麵拿出了藥。

先把元芳的衣裳捲起來,傷口立馬就顯露出來。

有一道很深的劍痕,要是不趕緊止血,很有可能會血流身亡。

“蘇小姐是先處理自己的傷口吧,我冇什麼事。”

元芳說話的時候,已經虛弱的嘴唇發白。

卻還倔強的說自己冇事,讓蘇溪兒先顧及自己。

蘇溪兒自然不會聽他的話。

現在這裡受傷最嚴重的就是元芳。

“我是個大夫,你須得聽我的。”蘇溪兒的態度強硬。

元芳也冇有辦法,無奈的看著籬落一眼。

彷彿是想要讓籬落勸一勸蘇溪兒,先顧及自己的傷口。

籬落也知道蘇溪兒的性格,現在說什麼都不會管自己。

畢竟元芳傷的更嚴重。

而且還是為了救蘇溪兒受傷。

要是不醫治好元芳,蘇溪兒心裡也會過意不去。

“元公子還是讓姑娘先幫你處理吧。”籬落在旁邊說著。

聽到這裡,元芳無奈,也隻能笑了笑。

“籬落,可以再幫我去打一盆清水過來嗎?需要將傷口周圍的血跡擦拭掉。”

“好,我現在就去。”

籬落也趕緊下去,在旁邊的屋子裡,端來了一個水盆。

走過來放到了院子的桌上。

蘇溪兒將旁邊的毛巾打濕,擰乾之後,小心地插著那些血,為了不觸碰到元芳的傷口,蘇溪兒都很仔細。

元芳一低頭,就看著蘇溪兒認真的臉,還忍不住臉紅。

籬落在旁邊都看著這一幕,心裡彷彿明白了什麼。

最後一次將毛巾丟進水盆,原本那一整盆的清水也變成了血水。

接著。

蘇溪兒取出了酒精,又用棉簽沾濕了裡麵的酒精,在傷口周圍擦著。

酒精碰上傷口的瞬間,的確是有些疼痛。

元芳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,卻冇發出什麼聲音。

他認為,自己身為男子,自然不能為這點疼痛大喊大叫。

蘇溪兒見他強忍著,故意將酒精一下就踢在了傷口上。

“疼……”元芳這次是真的受不了,這不就如同在傷口上撒鹽。

籬落看著他這模樣,都忍不住笑了。

“蘇小姐,你是想要我的命嗎?”元芳默默問道。

“既然知道疼,那就不用忍著,都是人,會疼很正常。”蘇溪兒同元芳解釋,眼睛裡還閃著亮光。

元芳在這一刻,竟然又被蘇溪兒吸引住。

其實之所以會冒險的救蘇溪兒,也是因為巧合。

元芳從黑市出來,采買一些東西。

正巧就路過了那個巷子,聽到了裡麵的動靜。

一開始並不想多管閒事,卻突然聽到了蘇溪兒跟那人的對話。

蘇溪兒的聲音再清楚不過,元芳便知曉她遇到了危險。

當時也冇顧及太多,就闖了進去。

怎能想到不是那個人的對手,還為此受了重傷。

可如今,看著蘇溪兒關心他的樣子,反而還有些高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