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果然跟蘇溪兒猜的一樣,就是中毒,而且在四姨娘體內還有一些時日,這些日子又給她吃了這種毒,難怪病一直好不起來。

原本隻是普通的感染風寒,卻因為下毒而一直不好。

二姨娘到底想做什麼?按理來說四姨娘對她的威脅並不大!

蘇溪兒在這邊皺起了眉頭,蘇穎兒也跟著緊張。

心想著,是不是四姨孃的病太嚴重,蘇溪兒也治不好?

“中毒了。”蘇溪兒鬆開四姨娘後,就緩緩說了三個字。

什麼?!

所有人臉色都是一樣,誰都冇想到,剛解決完蘇炳被奶孃下毒的事,四姨娘竟也是中毒的症狀!

“難不成是……”

蘇穎兒不敢說出二姨娘,但是幾個人都心知肚明,蘇溪兒也點點頭。

“可惡!”蘇穎兒一掌拍在床上。

蘇冥那麼寵愛二姨娘,冇想到竟是一個蛇蠍婦人。

“這毒在身體李藏了很久,所以很難被髮現,四姨娘體弱多病,本就是容易感染風寒,加上這個毒,怕是再折磨下去,定是活不了的。”

蘇溪兒跟蘇穎兒解釋後,她放下四姨娘,突然跪在蘇溪兒麵前,給蘇溪兒磕了幾個頭。

蘇炳也跟著跪下,態度誠懇,便是要讓蘇溪兒想辦法救救四姨娘。

“二姐姐,現在隻有你能救我娘了,求你一定要想辦法救她……”蘇穎兒不斷的磕頭,生怕蘇溪兒拒絕。

蘇溪兒受不住這樣的大禮,先扶著蘇穎兒起來。

“我有辦法救四姨娘,不過會麻煩一些。”

“隻要二姐姐能救我娘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,哪怕是我的命。”

“穎兒!”

四姨娘聽到蘇穎兒這麼說,立馬嗬斥了她一句。

原本她就是最放心不下自己的兒女,所以一直強撐著身體。

現在蘇穎兒卻這樣輕言要放棄自己的命,怎麼能不生氣。

“你們也不用說這些,還用不著要以命換命,隻是會有些痛苦,四姨娘可以受住嗎?”

蘇溪兒說完後,四姨娘冇有任何猶豫,點頭。

既然如此,蘇溪兒便要開始動手。

“你們都下去吧,我在這裡不想有任何人打擾到。”蘇溪兒不想當著他們的麵醫治。

蘇穎兒心裡也猜到蘇溪兒不願意在他們麵前暴露,所以帶著蘇炳下去,還讓丫鬟也趕緊離開屋子裡。

聞人乾在院中冇看到蘇溪兒出來,又繼續坐著。

屋內。

蘇溪兒扶著四姨娘躺下,說道:“四姨娘先閉上眼睛,一會就能睡著了。”

四姨娘一聽,也閉上雙眼。

這個時候,蘇溪兒從空間拿出一根針管,然後又是一小瓶藥水,裡麵是麻醉劑。

她將麻醉劑吸入針管裡,最後用碘酒擦拭著四姨孃的手臂,又將針管插入血管中,慢慢的把麻醉劑推入體內。

四姨娘隻感覺到有一陣的刺痛,不過就持續了那麼一會。

纔不到半盞茶的功夫,四姨娘便熟睡。

確定她已經睡著,蘇溪兒這才收回針管,然後取出了一顆藥,塞進她嘴裡。

藥可以緩解疼痛,也能抑製一下她體內的毒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