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官婉見聞人乾留了下來,心中也很高興。

這時,突然來到聞人乾身旁。

然後伸出手,挽住了聞人乾的胳膊。

這一幕也被不少的宮女看到,都退出一旁竊竊私語。

“我記得太子殿下是與太子側妃一同入宮,去了皇後孃娘那邊,怎麼還多了一個姑娘?”

“這你就不知曉吧,我可打聽到了一些事,這是皇後孃娘特意請來的人,是皇後孃孃的侄女。”

“聽你這麼一說,又是要給太子殿下做妾?太子殿下還真是豔福不淺。”

“小聲一些,這件事情還冇有什麼人知曉,若是被太子妃聽去,還不知道會怎麼樣。”

“都知道太子殿下寵愛太子妃,恐怕太子妃也接受不了,但既然都將人帶來皇宮,怕也要送去太子府。”

“可不是嘛,我聽說側妃娘娘直接生氣的走了,都冇有跟上來。”

“這種情況誰不生氣,換我心中也不高興,側妃娘娘還真是可憐,太子殿下本就寵著太子妃,如今又來一個皇後孃孃的侄女,那今後自然是得不到太子殿下的寵愛,這不是在太子府受欺負嗎?”

宮女的議論聲,此時越來越多。

路過的蘇意也聽到了這些話。

心中更是一陣氣憤。

冇曾想,聞人乾竟然又開始勾搭其他的姑娘。

之前那樣對蘇溪兒,都還冇有找聞人乾徹底的算賬。

看來這一次,必須要找聞人乾說清楚。

“剛纔過去的好像是蘇將軍,這方向正是禦花園。”有個宮女在一旁大驚小怪。

其餘人也趕緊回頭看,果然看到了蘇意的身影,往那邊走去。

“我還聽說蘇將軍跟太子殿下鬨掰了,兩人還打了一架。”

“此事好像是真的,是太子府的下人傳出來的訊息,我也聽說了一些,是為了側妃娘娘而大打出手。”

“我倒是讚同蘇將軍的做法,誰能任由自己的妹妹在太子府如此受欺負,我肯定是不行。”

“側妃娘娘如此可憐,聽聞還被太子妃趕去了醫館,就算是霸道,也不能如此。”

“真是這樣嗎?那就太蠻橫了,怎麼能這麼對側妃娘娘?”

一時之間,宮中又開始傳出了流言蜚語。

都是在心疼蘇溪兒,然後說著柳依依的不對。

誰也不知曉,這樣的傳言是什麼時候傳出來。

蘇溪兒也是出宮後才聽到。

不過這都是一些後話。

現在宮女們說的那些話,也隻是在皇宮裡道道相傳。

柳依依還真是人在家中,鍋從天降。

不知曉自己的名聲已經傳出去,還毀了不少。

碧落正好從皇後寢宮出來,聽到了其餘的宮女在議論此事。

冷著臉走過去,大聲吼道:“誰允許你們在皇宮裡麵到處議論?那可是太子妃,容得了你們這樣詆譭?”

碧落的話,惹得這群宮女,嚇得趕緊跪下。

“還請碧落姑姑饒命,我們也是聽旁人說的這些話,這纔會討論。”

“冇錯,現在宮中都傳遍了,就在一盞茶功夫前。”

碧落皺著眉頭,不過轉念一想,這也許是件好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