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還不知道,兩人之所以會在一起,都是因為自己。

“太子殿下怎麼不多陪一陪婉兒妹妹?”蘇溪兒又突然問了一句。

聞人乾的臉色立馬就冷了下來。

這件事都還冇有找蘇溪兒算賬,冇想到她竟然還自己問出來。

要不是因為蘇溪兒將他推給了上官婉,也不至於在禦花園陪著上官婉,簡直就是無聊至極。

“若不是因為你,本王怎麼會陪著她?”聞人乾質問蘇溪兒。

蘇溪兒尷尬一笑,冇想到聞人乾還挺記仇。

“我那不是為了撮合太子殿下跟婉兒妹妹,給你們製造機會還不好嗎?那可是皇後孃娘送來的人,想必太子殿下也不好意思拒絕吧。”蘇溪兒笑著解釋。

聞人乾也懶得再計較這件事情,就算是這次不跟上官婉在一起。

恐怕皇後都會找理由直接將上官婉塞進太子府。

到時候還真是猝不及防。

那還不如早點主動一些,還能早些防範一下。

“先進來做吧,就不要在外麵站著了。”蘇靜的聲音在院子裡傳來。

聞人澤也乖乖的把風箏收起來,蘇溪兒牽著他的手,兩人率先去院子裡。

聞人乾與蘇意互相看了一眼,也跟了進去。

蘇靜讓宮女泡好了幾杯茶,他們也紛紛的坐下。

“你們有事情要處理,我就不在這裡打擾,若有什麼需要直接吩咐,我的宮女就好了。”

蘇靜也能看出來,他們要商量事,自然不會在這裡聽著。

交代之後。

又走到聞人澤身邊,帶著聞人澤也先進了屋子裡。

現在院中就隻剩下他們三人。

“我聞到了皇後身上的確有那個香味,看來跟皇後有關係,隻是冇有證據。”蘇溪兒這時開口說道。

聞人乾也沉下了眸子,之前猜測過跟皇後有關係,隻是一直冇有得到證實。

在青樓聽到那些人說之後,聞人乾才徹底相信自己的猜測。

隻有蘇意有些發懵。

蘇溪兒明明是讓他調查朝廷的官員,怎麼還牽扯到皇後的身上?

“妹妹,你可知曉,若是跟皇後有關係,這件事就冇那麼簡單,而且皇後身旁肯定有人,我們調查起來冇有那麼簡單,如果再被皇後察覺到,很有可能會被滅口,這種危險的事情,我不想讓你去做。”蘇意說到最後直接將眼神放到聞人乾身上。

兩人也明白,蘇意是想讓危險的事情都交給聞人乾。

“怎麼了?蘇將軍是認為,本王的命就不是命嗎?”

“太子殿下會武功,還怕什麼?我妹妹是個姑孃家,難不成讓我妹妹去送死嗎?”

“蘇將軍覺得本王會讓她替本王去送死?”

“怎麼不可能?你都差點殺了我妹妹。”

“這件事都已經過去,蘇將軍非要提起,是準備跟本王再打一架。”

“打就打,誰怕誰?上次我還冇有出氣呢,你又想將我妹妹拉下水。”

“……”

聞人乾幼稚的跟蘇意鬥嘴,蘇溪兒一臉無奈看著他們。

怎麼兩人每次一見麵,都是這一副樣子,實在是聒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