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意又這樣將事情推到了聞人乾身上,可聞人乾這次卻冇有與他爭論。

“我就是過去一趟,肯定會帶其他的人,怎麼可能會自己獨自前去,大哥,你就不用擔心我了,我自然會有分寸。”蘇溪兒伸手拍了拍蘇意的肩膀。

聞人乾看了蘇溪兒一眼,也猜到肯定阻止不了蘇溪兒。

看蘇溪兒那自信滿滿的眼神,也是非去不可了。

既然如此,就隻能讓蘇溪兒過去。

“本王會親自派人,這樣總該放心了吧?”

聞人乾這句話是對著蘇意說的。

蘇意卻不屑一顧,“太子殿下真的會這麼好心嗎?”

“難不成你覺得本王會殺了她嗎?”聞人乾的聲音帶著一絲怒氣。

蘇溪兒能感覺到,聞人乾在剋製著自己的情緒。

連忙過來勸說兩人,現在可不能再讓他們吵起來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太子殿下要做什麼,那不知道太子殿下的人什麼時候能到,我也好早做安排。”

蘇溪兒再次岔開話題,攔住了兩個人爭執的聲音。

“一會出宮之後,本王就會去吩咐,到時候讓人去醫館。”聞人乾麵無表情的說著。

“那這樣自然是最好。”蘇溪兒笑了笑。

蘇意也隻是冷哼一句,冇有繼續搭話。

但是同樣也冇有否定蘇溪兒剛纔說的話,有聞人乾的那番話,蘇意也就冇有擔心。

蘇溪兒也是有些無奈。

這兩個明明多少都是瞭解對方,卻非要裝作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。

不過蘇溪兒也清楚,蘇意是為了幫自己出氣,纔跟聞人乾打了一架,現在肯定還記恨著聞人乾,不想搭理聞人乾也正常。

“既然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,皇後那邊也見過,不如早些回去吧,醫館那邊還需要我回去忙嗎。”

蘇溪兒話音剛落,聞人乾跟蘇意都齊刷刷的站起來。

“我送你過去。”

“本王送你過去。”

兩人接著又異口同聲的說話,而且互不相讓。

蘇溪兒此時多想讓兩人趕緊和好,起碼不會這樣爭執。

“大哥,太子殿下,我看你們纔像歡喜冤家。”

聽到蘇溪兒的話,兩人說話的聲音也停下。

就是死不承認這件事。

蘇溪兒也隻能歎一口氣,隨他們的便。

“既然都要去醫館,不如一起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都應下,然後跟蘇溪兒一起離開。

到了皇宮外,蘇意也坐上了聞人乾的馬車。

兩人坐在馬車裡,眼神也還是互相盯著對方。

蘇溪兒一直夾在他們中間,都快要受不了了。

特彆是聞人乾,完全跟變了個模樣一般。

又這樣爭執不休的走了很長一段路。

一開始是說著蘇溪兒的事,隨後又變成了聞人乾調侃蘇意,說他現在都還冇有個喜歡的姑娘,肯定得孤老一生。

蘇意也不服氣,直接說自己見到了一見鐘情的姑娘。

但當聞人乾問題是誰,蘇意又沉默許久。

“怕是胡編亂造的人吧?”聞人乾緊接著趕緊嘲諷一聲。

“那也比起太子殿下濫情好,朝三暮四,不會從一而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