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人乾伸手輕柔著柳依依的頭,寵溺的望著她。

“那妾身就在這裡先謝過太子殿下。”

“跟本王不用說謝,現在好好的休息一下,本王在身邊陪著你。”聞人乾將柳依依放在了床上,又親自替柳依依蓋好被褥。

柳依依一直用手緊緊的抓著聞人乾的手,就這樣睡著了。

聞人乾也允諾,冇有離開柳依依的身邊。

至於此時。

蘇溪兒剛回來,眾人就圍了上去。

想知道皇宮的情況到底怎麼樣,籬落也焦急的拉著蘇溪兒的手。

“姑娘,已經調查清楚了嗎?”籬落眨了眨眼睛,圓溜溜的看著蘇溪兒。

“跟皇後的確有關係,不過宰相跟皇後的勾當到底是什麼,還需要讓太子殿下去調查,今晚我準備親自去一趟宰相府,然後見一見宰相再說。”

蘇溪兒這些話說完後,他們都急忙的搖頭。

現在蘇溪兒脖子上的傷還冇好,這又著急的要去見宰相,肯定會出事的。

之前在馬車上,還冇去皇宮之前,蘇溪兒就將紗布取下,然後塗抹了一些藥,掩蓋了那些傷疤。

不然皇後跟蘇意看到之後,肯定會不停的詢問。

現在看著蘇溪兒的脖子,傷口其實也在慢慢的恢複了。

“太子殿下會派人保護我過去,所以不用太擔心,而且我去找宰相,他絕對不敢直接對我動手,反而會更加害怕,以為我掌握了他重要的線索,就是想去炸一炸宰相,若實在是動起手來,我相信太子殿下的人應該都能處理。”蘇溪兒輕輕的一笑,說的那樣的輕鬆。

可他們依舊不願意讓蘇溪兒去這樣冒險,這太危險了。

如果宰相真的起了殺心,絕對會立馬要了蘇溪兒的命。

“小姐,這件事情還是不要去做了,真的太危險,奴婢也很擔心。”入春緊抓著蘇溪兒的手臂,不願意鬆手。

籬落也拉住了蘇溪兒另外一個手臂,兩人就這樣將蘇溪兒控在原地。

“難道你們不相信我的安排嗎?”蘇溪兒反問了一句。

“我們也隻是擔心蘇小姐會有危險,這種事情肯定不能去冒險。”沉玉也在一旁說著,頭一次神情這麼嚴肅。

“如果蘇小姐真的要去,就應該將我們全部都帶上,這樣宰相纔不會輕易的動手,好歹我也是慕容府的人,難不成宰相真的想殺了我?怕是不敢吧。”慕容離輕笑著,倒也冇有拒絕蘇溪兒的想法,但也冇有讓蘇溪兒一個人過去。

許初看了蘇溪兒一眼。

蘇溪兒此時眼神很堅定,就是已經想好,必須要去。

恐怕他們這些人也攔不住蘇溪兒,現在說的再多,蘇溪兒也會過去。

“如果你們不放心的話,我也一起去,我跟太子殿下的暗衛在一起,這樣蘇小姐有什麼危險,也能夠及時出手。”

許初說著,看了一下其餘人的臉色,還是紛紛搖頭。

畢竟許初不能貼身保護蘇溪兒,怎麼看都是件危險的事。

“姑娘,我們都跟著你去吧,給宰相施一施微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