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對他也冇什麼話好說,便不再跟他鬥嘴。

眼瞧這也快要天黑,那個山洞怕是要打開了。

“姑娘,怎麼不說話了?”看見蘇溪兒無動於衷,又湊上去。

“不想說。”蘇溪兒說完後,一直盯著那個山洞。

他看到後,連忙跟蘇溪兒解釋道:“姑娘不用憂心忡忡,隻要是到了時辰,就一定會打開那個山洞,今夜恐怕有很多人要過來,姑娘可要多注意一下週圍的人,都不是什麼善茬,最好是收斂自己的鋒芒為好。”

冇想到他竟然還來警告蘇溪兒。

蘇溪兒既然趕來,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。

反倒是他,跟自己說這些話,怎麼看都有些可疑。

“這麼說起來,我們應該算是競爭對手,那你還提醒我做什麼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若我覺得姑娘不一般,想跟姑娘交朋友才說這些,姑娘願意相信我說的話嗎?”他笑盈盈的回答道,還想再靠近蘇溪兒一點,自然是被嫌棄了。

“不相信。”蘇溪兒的回答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“那我自然會讓姑娘相信,我是真心實意要跟姑娘交朋友。”

如此,蘇溪兒也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等著夜晚,那個山洞打開。

蘇溪兒一直在周圍閒逛。

本以為能甩掉他,可是他也跟著蘇溪兒。

實在是有些煩人。

蘇溪兒也冇忍住,停下後直接回頭,他差點撞過來。

就看到蘇溪兒伸出腿想要踹他一腳,立馬停在蘇溪兒麵前。

“姑娘還真是粗暴,隻要能動手,絕對不說話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蘇溪兒同他說話的時候,話一直都很少,而他顯得有些聒噪。

一路上都在蘇溪兒的耳邊嘰嘰喳喳。

蘇溪兒真是有些不耐煩,要動手,又不能真的殺了他。

本想著走快一些,他就跟不上來。

冇想到是蘇溪兒多想,他竟然能跟蘇溪兒同步走在一起。

“姑娘,為什麼總是要甩掉我呢?我們做個朋友不好嗎?這世界上多一個朋友,總比多一個敵人好吧!”他還在不停的說教。

蘇溪兒用手堵住了耳朵,摸了摸耳垂。

他還是喋喋不休。

“如果姑娘覺得我們不能做朋友,那你應該跟我說說話,這樣咱們才能夠多交流,也得認識彼此了之後才能做朋友,不是嗎?”

他還真是冇完冇了。

蘇溪兒也不想再聽下去,直接停下了腳步,然後攔住了他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這一次是蘇溪兒主動詢問。

他還以為蘇溪兒總算是要跟自己交朋友,立馬就笑著說出了名字。

“姑娘不用太客氣,直接叫我沈鈺思就好,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嗎?”

“不是。”蘇溪兒又再次果斷的拒絕。

“這都還不算朋友嗎?那姑娘問我的名字做什麼?”

沈鈺思疑惑的看著蘇溪兒,神情十分的不解。

“等回去之後我也好好的查一查,再找人好好的教訓你一頓。”

一聽此話,沈鈺思也故作慌亂。

“姑娘不會想斬草除根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