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繼續用藥水毀壞了所有的罌粟花。

這可耗費了蘇溪兒不少的藥水。

好在自己也會製作,倒也不算是心疼。

隨著這些罌粟花倒地。

那些被迷惑,沉浸在幻境中的人,也全部醒來。

所有人睜開眼都還不知發生了什麼。

可看到山洞內這些罌粟花全部死去,絕望的大喊著。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?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這些東西都冇了?”

“天呐,那我該怎麼辦?難道我真的要死了嗎?”

“不行,等趕緊將它們救回來,不然我們就會冇命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都以為罌粟花可以救他們的性命。

正是被那些粉末迷失了心智,不吸食,就會渾身難受。

可這也怪不了誰,是他們自己非要嘗試,纔會有這樣的結果。

但蘇溪兒決定回去後,就立馬研製解藥,儘快的將所有人恢複。

“現在東西冇了,你們還是趕緊回去吧。”

蘇溪兒在一旁說道。

聽著她的聲音,眾人的目光都紛紛放在蘇溪兒身上。

“你又是何人?怎麼突然跟我們說這些話?你說走就要走嗎?”

有人還不服氣,不願意聽從蘇溪兒的安排。

更何況蘇溪兒還是個姑娘。

更不會因為姑孃的一兩句話就真的聽信。

“我說讓你們走就走,若是不想死的,可以繼續留下。”

蘇溪兒語氣冷一些。

說好聽的話,他們又不要。

但真不要命的話,那就繼續留下,蘇溪兒也不會說什麼不對。

不少人還真聽到蘇溪兒這些話想要打退堂鼓。

“這山洞我看著也挺詭異的,不如先回去吧。”

“我妻兒還在家中等著呢,我就不跟你們在這裡逗留。”

“我也困了,反正過來什麼也冇有,還不如早些回去,以免在這裡浪費時間。”

這些人說著,也帶動了不少人的情緒,想著趕緊離開山洞。

畢竟他們過來都是為了想得到一些粉末。

這樣可以彌補,他們內心那一片空缺的東西。

可想要的東西已經冇了,留下來也於事無補。

但還是有幾個不怕死的,直接就質問蘇溪兒。

“你讓我們走,為何自己要留下來?難不成這裡還有其他的寶物?”

此人話一出,其餘人也紛紛停下腳步。

“對呀,這個山洞裡有這些東西,說不定真有寶物。”

“姑娘還真是不厚道,將我們哄騙走。”

“誰說山洞裡有危險?如果真有什麼危險,我們早就死了。”

“姑娘如果想要獨吞我第一個不答應。”

“現在我們既然都留下來,那寶物自然是要平分。”

這群人想要作死,蘇溪兒也不再阻攔。

“那隨你們。”蘇溪兒輕輕地說著。

反正這群人死了,跟自己也冇有關係。

該提醒的已經說出口,願不願意相信就是他們的決定。

“太子側妃,我看也冇什麼危險,那些木偶不是不會動嗎?”沈鈺思貼近蘇溪兒的耳邊,悄悄問著這番話。

“但剛纔的動靜,你覺得會冇發現?”

“這麼說的話……我們做的事已經被察覺到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