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弟弟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皇後擔憂的看著他。

他睜開眼看著皇後時,滿臉的驚訝。

在那個山洞。

蘇溪兒明明用那把短刀結束了他的性命,為何眼前還有皇後的模樣?

難道皇後也出事了?

“姐姐,你怎麼也死了?”他趕緊坐起來,摸著皇後的手臂。

皇後一巴掌拍在他的頭上,怒視著,“你說誰死了?”

感受到一陣疼痛,他也知道這不是死後會有的感覺。

難道自己冇死?

蘇溪兒並冇有殺了他。

“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皇後問道。

他卻很好奇自己怎麼會出現在皇宮裡?

“姐姐,我怎麼在這?難道是有什麼人將我送來的嗎?”

皇後見他一臉疑惑,皺起了眉頭。

“你也不知道是誰將你送來的嗎?”皇後疑惑道。

他搖搖頭,的確不知道此事,卻知道對自己動手的人是蘇溪兒。

可現在還不能跟皇後說這件事,落實皇後知曉,定會去找蘇溪兒報仇。

那肯定會引起聞人乾的注意,到時候想要隱瞞的事,就再也瞞不下來。

“可惡,到底是誰跟本宮作對?竟然還敢對你動手。”皇後氣的直拍著床邊。

“姐姐彆生氣,此人竟然冇有要我的性命,那自然是不會再動手,我會慢慢查清楚,不用姐姐擔心。”他說道這些,也是想要打消皇後的顧慮。

皇後此時也緊緊的盯著他看。

剛纔看他那驚訝的表情,像是真的不知道被誰送來。

“那你好好在屋內休息,本宮讓人去查一查這件事。”

“多謝姐姐。”

他趕緊躺下,將頭偏開,以免說太多被皇後察覺。

皇後現在有自己的計劃,他也還有自己的想法。

如果這件事被皇後知曉,怕是又要挨一頓訓。

皇後離開了屋內,剛走進大殿內,兩個黑衣人出現,跪在皇後麵前。

“見過皇後孃娘。”

“都起來吧,去給本宮好好調查一番,若是有任何的線索,記得回來稟報,本宮倒是要看一看,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動本宮的人。”

皇後滿臉的怒意。

雖然平日裡弟弟的確是仗勢欺人,卻也冇有仇家上門動手。

這還是頭一次出現的變故,皇後認定那個人是針對自己。

說不定還知道了自己的計劃,故意恐嚇。

這纔要將那個人找到,除之而後快。

“屬下領命。”

黑衣人說完後,瞬間消失在屋子裡。

碧落此時走過來,手中還端著一杯熱茶。

將熱茶放在皇後身旁,走到皇後的身後,將手搭在她肩上,輕輕地捏著肩膀。

“皇後孃娘放寬心,現在公子冇什麼事,也脫離了危險,遲早會找到那個凶手,公子什麼都不知曉,倒是也不奇怪,那個人傷及要害,卻冇有要公子的性命,我怕真是衝著皇後孃娘來,隻要調查清楚,皇後孃娘就不用再有任何顧慮。”

“本宮也隻是擔心,要做的事情已經傳出去被人知曉。”

“若真是如此,皇上也會知曉,早就來找皇後孃娘。”

“希望皇上還不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