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依依緊緊的貼在聞人乾身上,眼中閃過一絲寒意。

好不容易等聞人乾回來,然後有機會對付蘇溪兒,柳依依不想輕易放過蘇溪兒。

“真的有這回事嗎?”聞人乾看向蘇溪兒,質問道。

“如果我說冇有,太子殿下會相信嗎?”蘇溪兒輕笑一聲,不想有過多的解釋。

聞人乾在此時也推開柳依依,說道:“依依,你先回府,本王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商議。”

柳依依眼中一陣驚愕,聞人乾竟拒絕了自己,還要與蘇溪兒獨自相處。

這不是狠狠的在打她的臉嗎?

剛纔跟聞人乾說的那些話,他也是不予理會。

柳依依緊緊的咬著後槽牙,如今隻能先回府內。

“是,妾身在院子裡等著太子殿下。”柳依依微微欠身,不甘心看了蘇溪兒一眼,憤然離去。

而後。

外麵就隻剩下蘇溪兒與聞人乾,兩人麵麵相覷。

“有什麼事,說吧。”

聞人乾知曉蘇溪兒不會輕易來太子府,定是有什麼事情要找他。

“我調查到那個人是誰了,就是宰相身旁的那人。”

“難道你又一人去宰相府見他了?”聞人乾皺起眉頭,神態看著有些不悅。

“是他給我送來一封信,約我過去見麵,還告訴了我,他的真實身份。”

蘇溪兒將事情經過告知聞人乾,可他並未高興,還有些生氣。

“讓你去你就去,若是有什麼危險,該怎麼辦?”

聞人乾壓低著聲音,但也擋不住語氣中的怒意。

蘇溪兒也是疑惑,聞人乾無緣無故,好端端的生什麼氣?

“太子殿下這是怎麼了?我這不是平安的站在太子殿下麵前嗎?若真有什麼事,我也有自保的手段。”

“更何況,我也不會將自己送入龍潭虎穴,在我心中冇什麼比性命更重要,所以太子殿下不用再擔心。”

蘇溪兒說的輕鬆,可真的有什麼危險,聞人乾也無暇顧及去救她。

“太子殿下現在不想聽一聽,那個人的真實身份嗎?”蘇溪兒問道。

聞人乾整理的情緒,好在蘇溪兒現在冇事,也冇有什麼好生氣。

“是誰?”他又問道。

“皇後的親生兒子,沈鈺思。”

聞人乾聽到後,一臉的震驚,彷彿覺得蘇溪兒所言,是無稽之談。

“你怎知是皇後的兒子?難不成真是他親口告訴你?”

“還真是他說的,我也不知為何要同我說,她還告訴我,他的目的是太子之位,之所以跟宰相同流合汙,是因為察覺到宰相錢要造反,這才與他合作。”

蘇溪兒將沈鈺思所言全盤托出,聞人乾此時的臉色十分難看。

“說起來,皇後的兒子還算本王的大哥,隻是大哥出生後,就離開了京城,本王也從來冇見過他,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,每每想要打聽一二,卻都被敷衍了事。”聞人乾隻是不解,沈鈺思怎會突然出現。

“畢竟欽天監所言,還是有一定說服力,如今他能回到京城,怕是皇後早有打算讓沈鈺思回宮,今後,太子殿下也會多出一位勁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