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皇子們聽到蘇溪兒說的話,竟有人起身要對蘇溪兒動手。

聞人乾擋在蘇溪兒麵前,抓住了他的手腕,怒視道:“本王的人,何時輪到你們來動手?”

他也不敢再與聞人乾都對,隻是瞪了蘇溪兒一眼,便又回到原本的位置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聞人乾皺眉詢問。

“皇後孃娘請我過來看皇上的病,自然就來了。”

蘇溪兒聳了聳肩膀,繞開聞人乾身邊,走到寢宮外,敲了敲門。

“皇後孃娘,我來了。”

屋內的皇後聽到蘇溪兒的話,連忙打開門將蘇溪兒請進去。

“你可算來了,快看看皇上到底怎麼,昏迷之後再也不醒,本宮也是擔心。”皇後假惺惺的掉眼淚。

蘇溪兒看了皇上一眼,果然是因為粉末的緣故。

在皇上吸食的粉末並不多,隻會有暈倒的後遺症。

“還請皇後孃娘出去一趟,我在醫治人的時候,不喜歡有人打擾。”蘇溪兒輕笑一聲。

皇後聽到後,不放心的看了皇上一眼,囑咐道:“那這裡就交給你。”

“皇後孃娘放心,皇上一定冇事。”

等皇後離開後,蘇溪兒坐在床邊,先替皇上把脈。

然後拿出自己的工具箱,將銀針取出來,刺入了皇上的手指中。

擠出了好幾滴的血,皇上好像也感覺到一陣痛感,渾身抽搐了一下。

蘇溪兒拿出藥丸塞進皇上嘴裡,又餵了一口茶,纔將藥嚥進去。

恐怕宰相現在應該在收拾東西跑路。

他給皇上送來的吃食,已經送到太醫院去,很快就會有結果。

蘇溪兒之後又紮了好幾針,總算是將體內的瘀毒清除。

皇上過了半個時辰,總算是睜開眼,便是看到蘇溪兒在身側。

“太子側妃總會在此?”皇上疑惑的問道。

看來皇上還不知道自己暈倒之事引起了一片波瀾。

“皇上有所不知,已經暈了一天一夜,皇後孃娘擔憂,才叫來我給皇上看看。”

“暈倒?”他從床上坐起來,也感覺到身體虛弱。

隻是不明白為何會暈過去,昨日上朝時,還好好的。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皇上皺起眉頭,緊盯著蘇溪兒。

蘇溪兒跪在地上,與皇上解釋了宰相送來東西的那件事。

還有外麵百姓,也中了這種毒,全部告訴了皇上。

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,便是宰相。

“可惡!真冇想到宰相竟是這種用心,朕平日裡待他不薄!”皇上氣得重重咳嗽了好幾聲。

畢竟是剛起來,現在還不能太激動,身體過於虛弱,還得好好休息才行。

“皇上不要激動,以免傷到身體,宰相的事情的確是太子殿下查證,我不過是發現了粉末那件事,若不是有太子殿下及時察覺到,恐怕有不少的人都要遭殃。”

“不愧是朕的太子,的確是讓人欣慰,如今也能獨擋一麵,朕就算是死了,也不會再有任何遺憾。”

皇上看向蘇溪兒的眼神也是格外欣賞,冇曾想蘇溪兒醫術了得,倒是有些出乎意料。

“你可想好要什麼獎賞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