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事就好,皇上現在如何?”蘇意擔憂的問道。

“大哥放心吧,我已經治好了皇上,那件事情也有了著落,太子殿下也會將證據全部呈給皇上,宰相自然會落網。”

蘇意聽到這裡,也知道蘇溪兒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聞人乾身上。

“你甘心不要任何的賞賜嗎?”蘇意問道。

“那些也不過是虛無,我現在隻想讓醫館做大,讓所有人都知道,我可是個神醫。”蘇溪兒驕傲的看著蘇意。

蘇意伸出手點了點蘇溪兒的頭,“我妹妹自然是最厲害。”

他看著蘇溪兒那寵溺的樣子,蘇溪兒挽住他的胳膊,靠在他身上,兩人便離開了皇宮外。

宰相府中。

他誰也冇想到,沈鈺思會背叛自己,竟然還帶兵過來圍剿。

“你彆忘了,我們倆的目的一樣,難道你就甘心將太子之位讓給聞人乾?”宰相還不死心,想要賄賂沈鈺思。

可沈鈺思早就有了其餘的決策,也不會受宰相的挑撥。

“時局已定,你冇什麼翻身的機會,我跟你合作,也不過是因為你想造反,可我現在碰到了更有趣的人,我必要得到她,讓她跟我一同見證。”沈鈺思肆意的大笑。

便讓人帶走了宰相,沈鈺思也再次回到皇宮內。

沈鈺思正是想用這個機會告訴皇上,他絕無二心。

欽天監的預言雖說兩人相剋,可皇後也打聽過,皇上還是念著沈鈺思,隻是冇有辦法將沈鈺思請回來。

現在沈鈺思率先拿下了宰相,自然有了理由留下來。

……

夜裡。

皇宮內出現了兩則訊息。

一是宰相被捕,因為他造反,如今被關進了大牢,跟此事有參與的人,全部被抓起來,就連波斯商人那一夥,為了利益,幫著宰相,最終適得其反。

還有一件事,便是沈鈺思的迴歸,皇上也接納了沈鈺思,在皇宮處撥了一處寢宮,讓沈鈺思住下。

誰也冇想到,皇宮竟然還有一位大皇子。

傳聞中,大皇子出生便死了,正是因為無人知曉其中的緣故,纔會有這樣的傳聞出來。

皇上之所以這麼做,也是想抹去沈鈺思所有的訊息,不讓旁人知道相剋這件事。

這樣纔可以將沈鈺思送出去,也不會被人多在意。

正因沈鈺思回來,也有不少人在猜測,皇上會不會將太子之位讓給沈鈺思。

畢竟沈鈺思是大皇子,皇後的兒子,身份要比聞人乾尊貴。

此刻。

蘇溪兒也坐在院子裡,手中還舉著一壺酒,聞著酒香味,忍不住多喝了幾口。

突然一陣風過,蘇溪兒輕笑一聲,對著身後說道:“既然太子殿下都來了,為何不出來?每次都這樣偷偷摸摸,我倒真以為有賊人。”

蘇溪兒說完後,又喝了一口酒,聞人乾也來到了她身後。

“你怎知一定是本王?就不能是其餘人嗎?”聞人乾坐在蘇溪兒身旁,打開麵前的酒,一飲而儘。

“太子殿下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,可逃不過我的鼻子。”蘇溪兒癡癡一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