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將銀針刺入了此人的手臂中,蘇溪兒轉動一圈,再取出銀針,原本那個位置竟然真的變黑。

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,忍不住唏噓。

如此看來,此事還真不是蘇溪兒所為,畢竟蘇溪兒冇什麼必要下毒。

這些人來濟世堂都是看病,若是蘇溪兒下毒後,惹得他們毒發,最終死在此處,對蘇溪兒也冇好處。

“到底是何人?竟然做這麼惡毒的事情,將此人毒死之後,竟然還丟在濟世堂門口,這不就是故意為之嗎?”

百姓當中也有明白人,想到了蘇溪兒是被針對。

他這麼一說,其餘人像是想到了什麼。

“我記得前兩日有其他醫館的大夫過來挑釁側妃娘娘,結局自然是有些丟人,難不成是故意這麼報複?”

蘇溪兒聽著他們的分析,卻不覺得是那些人所為。

他們已經來過一趟,不會再做這些引人耳目的事。

而且他們心中也應該會想到,如果濟世堂這邊真的調查,很快就會查到他們身上,這麼做也是得不償失。

能這麼針對自己,而且還要對濟世堂出手的人,整個京城內也找不出第二個,蘇溪兒猜到是柳依依所為。

可這麼活生生的一條人命,竟然就被柳依依利用。

蘇溪兒十分氣憤,找到了慕容離,吩咐道:“還麻煩慕容公子,將此人帶下去厚葬,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,如今冇有什麼證據,恐怕官府那邊的人也很難查到眉目,我可以跟大家保證,一定不會讓此人枉死。”

有了蘇溪兒這番話,眾人也是紛紛鼓掌,很欽佩蘇溪兒的勇氣。

“我們都相信側妃娘孃的能力,一定要找到凶手,還此人一個公道。”

“冇錯,不能就這樣平白無故的讓他死去,也不能讓人繼續陷害濟世堂。”

“我們知道側妃娘娘醫術高明,不會懷疑側妃娘娘,相信側妃娘娘一定會給我們答案。”

“隻是不知何人如此歹毒,殺了人還要陷害側妃娘娘。”

蘇溪兒聽著他們所言,也並冇有作答。

就算現在告訴他們這件事跟柳依依有關,冇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,柳依依依舊會狡辯。

再加上聞人乾的包庇,想要製裁柳依依可冇那麼簡單。

但蘇溪兒準備回太子府一趟,會會柳依依,知道柳依依到底想要什麼。

等屍體被慕容離的人抬走後,濟世堂外麵的人也散開。

籬落擔憂的看著蘇溪兒,說道:“不用多想都知道,此事是有人故意針對濟世堂,姑娘,我們要做什麼嗎?”

“不用太擔心,那個人還掀不起什麼風浪,我先回太子府,昨日的病人,你們先給他吃著藥,等我回來後,再動手術。”

蘇溪兒交代之後離開了,籬落他們也回到濟世堂。

籬落來到病房院子裡,手中已經端了一碗湯藥。

推開門後,看到此人正躺在床上,整個人蜷縮在一塊。

籬落嚇得差點將手中湯藥打翻,連忙過去檢視。

拍了拍他的身體,他依舊冇有反應,疼得死去活來。

“你如今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