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過是被人收買,故意對四姨娘動手,等到四姨娘危在旦夕,你再跳出來告訴其餘人,其實四姨娘是吃了我娘院子裡的飯菜,纔會出現這種症狀,到時候所有人都會懷疑到我娘身上,這不就是你的目的嗎?”蘇溪兒用力捏著丫鬟的下巴。

丫鬟想要說話,如今也說不出口。

不過,蘇溪兒所言的這些,的確都是那個人的目地。

但丫鬟不能承認,不然真的就坐實害四姨娘這件事。

“奴婢聽不懂側妃娘娘在說什麼。”丫鬟的嘴特彆緊。

哪怕是知道死路一條,也不願意開口。

蘇溪兒可不打算輕易的放過丫鬟,她已經威脅到蘇夫人。

若是蘇夫人身旁有這樣的人,遲早會給蘇溪兒帶來麻煩。

“你是聽不懂,還是在故意裝傻?你若是想死,我也可以成全你。”蘇溪兒可不會對這樣的人手下留情。

蘇穎兒這時走到蘇溪兒身旁,拉出了蘇溪兒的手。

“二姐姐,真的確定可以是這個丫鬟做的嗎?”

蘇穎兒之所以這麼問,也是怕蘇溪兒對付錯了人。

到時候如果真的要了這個丫鬟的命,又不是丫鬟所為,蘇溪兒肯定會有麻煩。

“就是她做的。”蘇溪兒說話的聲音很肯定。

既然如此,蘇穎兒也就冇有再攔著,任憑蘇溪兒怎麼處置丫鬟。

蘇夫人隻是有些不儘,為何身旁伺候的人會背叛?

“那個人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?”蘇夫人質問道。

可即便是這種時候,丫鬟竟然還麵不改色的說著主仆情誼。

“夫人也知道,奴婢是夫人帶回來的人,自然不會背叛夫人,側妃娘娘一定是聽信了什麼人的讒言,所以纔會誤會奴婢,還請夫人替奴婢做主。”

丫鬟說完後,竟然還對著蘇夫人磕了一個頭。

這模樣看著,不知道的,還真以為丫鬟是冤枉。

“我相信溪兒說的話,你若是再不開口,一會吃了苦頭,就不要再求饒。”蘇夫人壓根就冇相信丫鬟說的話。

丫鬟最後能抓住的一根稻草也冇了。

蘇溪兒已經拿出藥丸,準備塞進丫鬟的嘴裡。

丫鬟也聽說過蘇溪兒的那些傳聞,不僅僅醫術了得,一些藥丸吃了之後,也可以讓人痛不欲生。

現在丫鬟也能承受這樣的痛苦,就看她能堅持多久。

她看著蘇溪兒一步一步走來,再次捏住她的下巴。

那一整顆藥丸就這樣被塞進她的嘴裡。

丫鬟還想再吐出來,蘇溪兒卻用手堵住了她的嘴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罰酒,剛纔我警告過你,是你自己不需要,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。”蘇溪兒鬆開手,藥丸也進入了丫鬟的體內。

她現在開始緊張,不知道接下來要麵臨的是什麼。

“側妃娘娘就是這樣草菅人命嗎?”她抓著脖子,不甘心的看著蘇溪兒。

“你害了四姨娘,就算是殺了你那也不為過,勸你少說一些話,一會發作起來可是很痛苦。”

蘇溪兒冷著臉,走到了蘇夫人身旁,他們紛紛看向丫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