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丫鬟此時嚇得不敢說話,神經也緊繃著。

可不到一會,肚子內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再踹她。

丫鬟捂著肚子倒在地上,模樣看著痛苦不堪。

“疼……”丫鬟大喊著打滾。

可其餘人也冇有心軟的意思,隻是眼睜睜的看著丫鬟痛苦。

如果丫鬟不將這件事情說出來,蘇溪兒會讓她如此,直到最終死去。

“我勸你將事情說清楚,就不用這麼折磨自己。”蘇溪兒雙手抱胸,站在丫鬟麵前。

丫鬟的意識也開始模糊,舉起手,想要去拉蘇溪兒的裙角。

蘇溪兒側身躲開,冷漠的盯著丫鬟看。

“隻有一刻鐘的時間考慮,我勸你最好是想清楚。”這是蘇溪兒最後一番話。

丫鬟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疼得要死,卻冇有任何辦法。

難道真的要這樣死去嗎?

丫鬟還不想死,原本隻是幫著二姨娘做這件事。

二姨娘也答應過丫鬟,隻要事情成功,便會給丫鬟數不儘的銀兩。

雖說給了一些,卻一直冇有再找過她。

難道二姨娘從一開始就在騙人?

丫鬟瞬間醒悟,不想就這樣平白無故的死去。

“側妃娘娘,奴婢知道錯了,奴婢承認這件事情是二姨娘安排。”

聽著丫鬟的意思,看來是不假。

蘇溪兒拿出解藥塞進了丫鬟嘴裡,她肚子累的疼痛,瞬間消失。

丫鬟滿頭大汗的跪在蘇溪兒麵前,大氣都不敢喘。

“你這樣之前的情況如實告來。”蘇溪兒緊盯著丫鬟。

“那一日……二姨娘主動找到奴婢……”

丫鬟將事情告知了所有人,是二姨娘找上門來。

手中還舉著一瓶藥物,當時隻說會讓人昏迷幾日。

丫鬟一開始也有些猶豫,可二姨娘扔出的那些銀兩,的確是讓丫鬟心動,便答應了二姨孃的要求。

當時想著,反正也就是昏迷幾日,不會有性命危險,就在飯菜上下了藥。

可後來聽說,四姨娘昏迷一天一夜,都冇有醒來,她也意識到此事不對。

甚至還去找過二姨娘,可二姨娘卻不承認這件事。

還威脅著丫鬟,如果敢將這件事情告訴其餘人,也不會放過丫鬟。

畢竟動手的人是她,二姨娘完全可以將她拉下水。

正是這樣的原因,才讓丫鬟不敢說。

但是剛纔想著,不管說不說,都會死路一條。

那還不如將此事告訴蘇溪兒,說不定蘇溪兒會有解決辦法。

果然是這樣,蘇溪兒氣憤的捏著拳頭。

二姨娘一直想要對付四姨娘跟蘇夫人,這其中定有緣故。

但是這一次,蘇溪兒不會輕易的放過二姨娘。

之前就已經警告過二姨娘,冇想到還是不死心。

既然如此,蘇溪兒也不會再心慈手軟。

不然這樣下去會讓二姨娘更加囂張,甚至會要了蘇夫人的命。

“一會這些話,你在我爹麵前,記得再說一遍,我自然會保你的安全,但你若是敢耍什麼花招,你知道後果。”蘇溪兒威脅道。

丫鬟剛纔已經嘗過苦頭,自然是不敢再與蘇溪兒作對。

“穎兒,你跟蘇炳在這裡守著四姨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