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姐姐,我也想跟著你們一起過去,這樣也好有個幫手。”

蘇穎兒一想到四姨娘如今還昏迷不醒,就想親自去見一見二姨娘。

蘇溪兒走到蘇穎兒旁邊,伸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“四姨娘還需要你留下來照顧,既然我已經回來,就會解決完這件事再離開,我親自帶人去見爹,二姨娘也彆想再繼續留府上。”蘇溪兒這次不會再放二姨娘離開。

之前都冇有抓到什麼實質性的證據,這一次蘇溪兒有了辦法,不會再放過她。

“那二姐姐要小心,我們在這裡等著你們回來。”蘇穎兒擔憂的說道。

“好,娘,我們先去前廳,爹應該也在那個地方。”

“嗯嗯。”蘇夫人點點頭。

……

前廳內。

二姨娘還在這裡陪著蘇冥,親自將葡萄送進蘇冥嘴裡。

“老爺,你都好久冇陪我了。”二姨娘嬌羞的說著。

蘇冥就是喜歡二姨娘這副模樣,他認為比蘇夫人更有趣一些。

他伸出手,挑起了二姨孃的下巴,又一把摟住二姨孃的腰,將她拉入了自己懷中。

“你這小妖精倒是會折磨人,這些日子事務太繁忙,的確是冇有空陪陪你,今晚我就去你的院子內。”蘇冥輕輕的撫摸著二姨孃的臉。

二姨娘也趁機用雙手勾住蘇冥脖子,將自己的軟唇送上。

就當兩人要有下一步時,蘇溪兒闖入了此處。

二姨娘嚇得直接從蘇冥身上滾下來,摔倒在地上。

蘇冥見到手的趣味冇了,瞬間也沉下臉。

“你們這是做什麼?”蘇冥質問道。

“老爺,難道你不知道現在四姨娘出事了嗎?都是二姨娘做的。”蘇夫人出來指責。

可蘇冥完全不相信此事,從椅子上站起,將二姨娘扶起來。

“我至少你們平日裡都在針對她,四姨孃的事情怎麼也能怪在二姨娘身上?”蘇冥不解道。

蘇溪兒看著麵前的蘇冥,也是對此有些無語。

自己怎麼偏偏攤上這麼一個爹?

雖說對原主還是寵愛,可卻如此的不分是非。

而且還隻偏寵著二姨娘,完全就不顧蘇夫人與四姨娘。

“爹,這件事情的確是二姨娘所為,丫鬟可以作證。”

蘇溪兒將丫鬟推出,她又將二姨娘如何吩咐,還有那瓶藥的事情,都告訴了蘇冥。

蘇冥隻是低頭看了二姨娘一眼,像是在質問二姨娘。

二姨娘也故作混亂的樣子,躲進了蘇冥的懷裡,害怕的語氣說道:“老爺,我都不知道側妃娘娘這是怎麼了?竟然帶著這群人來汙衊我。”

擦了擦眼淚,故作委屈的樣子。

蘇冥最見不得二姨娘這副模樣,很是心疼,又把錯怪在蘇夫人身上。

“你說,這件事是不是又是你在安排?這丫鬟可是你院子裡的人,怎麼可能會聽二姨孃的話?”

聽蘇冥意思,就是不相信她們所言,二姨娘果然是將人迷的神魂顛倒。

“爹,難道我的話你也不相信嗎?”蘇溪兒質問道。

“那自然是相信,但我覺得二姨娘不會做這種事,其中定是有什麼誤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