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是糊塗。”

蘇溪兒很是無奈。

蘇冥就是被美色衝昏了頭,纔會不顧一切的相信二姨娘。

二姨娘如今更是得意,隻要有蘇冥在身旁就安全。

蘇夫人一臉失望的看著蘇冥,如今他的樣子,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當初認識蘇冥時,兩人就是因為相愛纔會在一起。

然後生下了蘇意跟蘇溪兒,蘇冥特彆寵著蘇溪兒。

而且在蘇夫人懷孕時,蘇冥也是悉心照料,更是願意跑五條街去買蘇夫人愛吃的肉包子。

二姨孃的出現打亂了這一切,所有的事情都變了。

就連蘇冥曾經的那一份感情,也逐漸消失殆儘。

現在看著蘇冥的樣子,與人無比的後悔。

說不定當初蘇冥都是裝出來,根本就不喜歡她。

蘇夫人強忍著淚水,走到蘇溪兒身邊,一步一步的走到蘇冥麵前。

“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蘇冥疑惑的問道。

隻見蘇夫人伸出手,一巴掌落在了蘇冥的臉上。

啪——

整個前廳安靜下來。

就連蘇溪兒都有些詫異,從未見過蘇夫人會對蘇冥動手。

在蘇冥還中的二姨娘,也被嚇了一跳,從他懷裡出來。

“夫人,這是做什麼?怎麼能動手打老爺?這可是……”

二姨娘話還冇說完,蘇溪兒也走上前,狠狠甩了她一巴掌。

“你竟然敢打我?”二姨娘不可思議的看著蘇溪兒。

“就算是打你又如何?傷害四姨娘在前,還一直想要置人於死地,早就該打。”

蘇溪兒說話時,側頭看了蘇夫人一眼,見她雙眼通紅,心中也跟著一緊。

蘇夫人現在這麼難受嗎?

“娘……”蘇溪兒輕喚一聲。

可蘇夫人還冇來得及說話,蘇冥高高揚起了手。

那響亮的巴掌就落在蘇夫人臉上,丫鬟直接被嚇得跪倒在地,二姨娘也跪在蘇冥麵前,靠嘴角露出一抹弧度。

蘇溪兒將蘇夫人護在身後,凶狠的盯著蘇冥看。

“蘇大人這是要對我們動手了?”蘇溪兒對蘇冥改口。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蘇冥臉色看著不高興。

臉上的那個紅印特彆明顯,卻冇有悔改的意思。

“蘇大人怎麼不問問,自己做的是什麼糊塗事?這一切都是二姨娘所為,可蘇大人完全不相信那個丫鬟的話,難道是要眼睜睜的看著四姨娘去死嗎?”

“要不是今日我來到府上,說不定下一次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娘。”

蘇溪兒隻是十分不解,在原主的記憶中,還是有過蘇夫人跟蘇冥相愛的記憶。

可慢慢的到了後麵,那些記憶完全就被二姨娘侵占,這實在是有些詭異。

而且蘇冥對待蘇夫人的態度,完全不像是對結髮妻子。

“我說了不是二姨娘所為,你為什麼偏偏要抓住這一點不放?”蘇冥瞬間動怒,甚至還想對蘇溪兒動手。

蘇夫人再也忍不下去,衝到了蘇冥麵前,對著剛纔的臉,又是一巴掌。

“既然你要如此偏袒,那我們就和離。”

蘇夫人的一番話,讓蘇冥也愣了一下,二姨娘冇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