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夫人也被嚇了一跳,摔在地上。

“娘,你冇事吧?”蘇意擔憂的過來,將蘇夫人扶著。

蘇冥痛苦的抱著頭,不斷的在地上打滾。

蘇溪兒甩開二姨孃的手,從頭上拔出一根髮簪,狠狠的刺入蘇冥的死穴。

蘇冥暈了過去,又安靜了下來。

“你對老爺做了什麼?”二姨娘此時先開口告狀。

蘇溪兒聽到這裡冷笑一聲,站起來,反身就給了二姨娘一巴掌。

啪——

二姨娘兩邊臉都腫了起來,不可思議的看著蘇溪兒。

隨後,又瞪著蘇夫人,伸出手指著蘇溪兒。

“你看看你教出來的好女兒!現在對長輩如此不尊重,簡直就冇有教養。”二姨娘本想著還能教訓蘇溪兒。

誰知話音剛落,蘇夫人也伸手甩了一巴掌在她臉上。

且打的比蘇溪兒更重,絲毫冇有留情麵。

“我的女兒還輪不到你來編排。”蘇夫人怒吼著。

蘇夫人知道蘇冥會突然這個樣子,肯定有其他的原因。

剛纔蘇溪兒的所作所為,是在救蘇冥,卻被二姨娘說成害人。

“那她也害了老爺。”二姨娘說話還是不依不饒。

但這一次,二姨娘也學乖了。

說完之後,趕緊捂著兩邊臉,以免再被他們打。

“我害了人?我看害人的是你,你到底給爹吃了什麼?”蘇溪兒冷臉質問道。

剛纔蘇冥痛苦哀嚎的時候,蘇溪兒親眼看到有一個東西,在蘇冥的脖子後麵蠕動,就好像是毛毛蟲一般,看著格外慎人。

一定是有人刻意將什麼東西種在蘇冥的身上。

“我……我冇做什麼……也冇給老爺……給老爺……吃……”

二姨娘說話吞吞吐吐,分明就是心虛導致而成。

“你要是不說清楚,我現在就要了你的命,讓你去下地獄。”蘇溪兒剛纔扯下的髮簪,已經抵在二姨孃的脖子上。

對這一幕,蘇夫人跟蘇意都是無動於衷。

他們相信蘇溪兒不會輕易冤枉一個人,此事一定跟二姨娘有關係。

“你要是殺人,也逃脫不了關係,我勸你趕緊放開我。”二姨娘說話聲音顫抖,很明顯是真的害怕。

“殺你?那不過是便宜你罷了,我要的是折磨你。”

蘇溪兒髮簪劃破了二姨孃的手臂,血液順著手指慢慢的低落。

“啊!”

二姨娘疼得大喊。

還從來冇受過這麼嚴重的傷,蘇溪兒莫不是要折磨她的到死?

“趕緊說清楚,不然我會讓你死的更難看,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試試看。”

蘇溪兒一步一步的靠近,舉著髮簪又要繼續動手。

“你給我住手!”

門外傳來的聲響,所有人回過頭一看,蘇雲兒氣喘籲籲的站在門口。

蘇雲兒聽說前廳鬨了起來,而且二姨娘還吃虧了,這才趕過來。

冇想到纔剛來,就看到蘇溪兒要殺二姨娘,嚇得魂飛魄散。

“蘇溪兒,你這是想做什麼?難不成要殺了我娘嗎?”蘇雲兒趕緊跑過來,也看到二姨娘受傷的手臂。

“你怎麼樣?娘?”

“不用擔心我。”二姨娘強顏歡笑,也怕蘇溪兒對付蘇雲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