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輕點頭,扶著入春起來,眼神關切的說道:“你若是對我忠心,我必然不會對你太虧,若是背叛,下場也會很難看。”

她已經警告,若是入春也與之夏那般,蘇溪兒不會留情。

“奴婢絕對不會!”

“好。”

蘇溪兒拍了拍入春的肩膀,讓她先將包子吃完。

隨後,蘇溪兒便換上了衣裳,一會就要入宮。

說起來嫁給聞人乾後,蘇溪兒還冇入宮,在原主記憶中,皇後待她不錯,而在後宮裡,還有蘇溪兒的姑姑,也就是蘇冥的妹妹,如今是皇上的靜妃,也頗受寵愛,與皇後關係雖不如表麵那般和氣,可對蘇溪兒,那是真的一樣好。

還記得當初聞人乾死都要娶柳依依做太子妃時,被皇後當中責罵。

蘇靜也去向皇上告狀,說了聞人乾不少的壞話,還連帶柳依依。

不管怎樣柳依依都是柳府的庶女,壓根配不上太子妃之位。

可聞人乾一併堅持,加上皇後的不捨,還有皇上對他的寵愛,最終隻能同意聞人乾的要求,兩人才一同入府。

恐怕這次柳依依入宮,不知要怎麼被針對。

……

雪院。

柳依依也在梳妝打扮。

她知曉皇後不喜歡自己,所以成婚後入宮,纔想給皇後一個好印象。

“不行,這個耳環太素了,一定要顏色深一些才行。”

“是,太子妃,奴婢馬上去換一對。”東芝去翻了翻抽屜,找到了那一隊紅瑪瑙的耳環,送到柳依依麵前。

柳依依放在耳邊對比一番,倒是不錯。

“就它了。”

東芝趕緊替柳依依戴上,紅瑪瑙正好趁著她的皮膚。

而秋分此時也抱著衣裳回來,之前就知曉會入宮,所以柳依依特意讓秋分去店內定製了一套衣裳,還好今日完工。

“太子妃,衣裳來了。”

秋分入內,柳依依趕緊從椅子上起來,讓東芝幫忙換衣裳。

這是一套淺紅色的衣裳,但是也不會宣兵奪主。

柳依依看著銅鏡前的自己,轉了一圈,越來越滿意。

可是一想到要入宮,心中還是不由得有些緊張。

明明看著很漂亮,可柳依依還是不敢肯定,不斷的問著身旁的二人。

“我這樣的打扮,應該冇問題吧?”柳依依畫上了紅唇,一改往日的素雅,這樣一出場的確會讓人驚訝。

“太子妃最漂亮,這一身衣裳與妝容,正好合適,相信皇後孃娘定會喜歡。”

聽到秋分的話,柳依依懸在心口的問題也總算是放下。

“現在什麼時辰了?”柳依依問道。

“差兩刻鐘,就能出發了,太子妃。”東芝已經準備好給皇後的禮物,就放在桌上。

是柳依依親自挑選的玉鐲,做工精緻。

她也是聽聞皇後喜歡這種玉器,費了許多心思才找到。

這般討好皇後,不過是為了讓皇後能夠接受自己罷了。

“蘇溪兒那邊準備的如何?”柳依依想到蘇溪兒便不高興,她若是入宮,不做什麼,隻是過去一趟,那些人都會歡喜得不行,可不像自己不受待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