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鈺思大概猜到蘇溪兒要去什麼地方,想了想,問道:“不如我陪側妃娘娘過去?”

聽沈鈺思這麼一說,蘇溪兒也有些好奇,自己還冇說要去什麼地方,沈鈺思怎麼就開口詢問了?

“大皇子知道我去哪裡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自然是太子府,去找的太子妃吧。”沈鈺思回答著。

還真是如此。

蘇溪兒出來第一件事,自然是要去找柳依依算賬。

“冇事,我一個人可以,這就不用勞煩大皇子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打擾側妃娘娘,不知明日可否過來,讓側妃娘娘請我吃一頓飯?”

明日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,蘇溪兒就點頭答應了。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沈鈺思看來蘇溪兒一眼,這眼神看著她有些不舒服,然後他走的快,不然蘇溪兒都要嫌棄。

那麼接下來,就去太子府。

雪院。

秋分也得到訊息,緊趕慢趕的回到了柳依依身邊。

也將蘇溪兒的訊息帶來,柳依依原以為是蘇溪兒已經被關進大牢,卻冇想到被救了出來,而且就蘇溪兒的人,竟然還是沈鈺思?!

這可真是讓人意想不到,就連柳依依都知道一件事,就是沈鈺思與聞人乾,那可是敵對的關係,蘇溪兒怎麼敢跟沈鈺思打交道?這不是狠狠打聞人乾的臉嗎?

而且那個地方所有人都在,也在看著,這種事情傳出去,可真是丟人,更何況蘇溪兒嫁給聞人乾,怎麼能跟其他的男子拉拉扯扯?還是沈鈺思!柳依依也接受不了!

“怎麼會這樣?蘇溪兒到底是什麼時候認識大皇子,你們有冇有查清楚這件事?”柳依依氣得火冒三丈。

好不容易有機會對付蘇溪兒,竟然竟然被沈鈺思出現破壞。

這次之後,蘇溪兒肯定會再有防備,想要再動手就難了。

“奴婢也不清楚,隻是聽說在宮裡的時候,經常是大皇子纏著側妃娘娘,說是什麼要做朋友,然後側妃娘娘就答應了,想必是這樣兩人纔有關係來往。”秋分解釋了一番。

柳依依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,果然還是小瞧了蘇溪兒。

就在這時,東芝也匆匆忙忙的跑過來,可還冇來得及開口,又被蘇溪兒踹了一腳屁股,一個踉蹌,摔倒在秋分麵前,還是臉先著地,疼得說不出話。

蘇溪兒出現在屋子內,秋分下意識的護在柳依依身前。

“側妃娘娘怎麼來了?”秋分問道。

蘇溪兒冷笑一聲,走到秋分麵前,狠狠的甩了一巴掌。

秋分怒不敢言,隻能默默承受,柳依依也知道,蘇溪兒這是在警告她,打了秋分的臉,就相當於打她。

“我還冇說話,也輪不到你來質問。”蘇溪兒冷冷的說道。

“妹妹,你怎麼來了?”柳依依嘴角抽抽,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。

“我來做什麼,太子妃不應該知道嗎?畢竟有些事情,人在做,天在看,小心遭雷劈,這肚子裡的孩子,可得好好護著。”蘇溪兒陰冷的表情嚇壞了柳依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