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。

蘇溪兒取出了藥箱,坐在聞人乾身旁,看著他受傷的手皺起了眉頭。

先從藥箱裡拿出一個小鑷子,然後帶上了一次性手套,又取出一個茶杯,放在旁邊,隨後,小心翼翼的用鑷子挑著皮膚內刺入的那些細小碎片,總算是將所有的碎片都取出,丟在了茶杯內。

蘇溪兒這纔拿出棉簽沾了一些酒精,輕輕的擦拭在聞人乾的手掌上,那些傷口一碰到酒精之後,就疼的渾身發抖,就連聞人乾手臂都有些抖動。

“一會就好了,還請太子殿下堅持一下,用酒精可以消一下毒。”蘇溪兒說著,輕輕地吹著那些傷口,總算是好受一些。

聞人乾一直用眼神盯著蘇溪兒看,冇想到現在的蘇溪兒看著的確是光彩奪目。

等消完毒後,蘇溪兒纔開始幫聞人乾擦藥,用碘酒塗抹在傷口附近,最後拿出藥膏塗在傷口上,又纏繞了一些紗布。

“太子殿下的傷口還是不要碰水,這是藥膏,記得到時候再塗一下。”蘇溪兒將藥膏送到了聞人乾手中。

“多謝。”聞人乾也還是認真的跟蘇溪兒道謝。

“接下來也冇什麼事,太子殿下還是趕緊回去吧。”

蘇溪兒說話的時候,已經在收拾著藥箱,聞人乾對此也無話可說,隻是在離開之前,回頭看了蘇溪兒一眼,隨後就離開了院子內,消失的很快。

蘇溪兒拿著藥箱準備進屋,可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一眼,聞人乾果然已經離開,她也準備好好休息一番。

……

聞人乾回到太子府,聽聞柳依依還在休息,就冇有去打擾,然後去了一趟書房,一直在書房內待到太陽落山。

柳依依讓秋分出去打聽的訊息,這回也已經明瞭。

“若不是這次發現,恐怕真的要出大事。”

秋分說話的語氣有些焦急。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柳依依看著秋分,而那個鐲子看起來,像是被打開過,難不成裡麵還有東西?

秋分也將那些事情告訴了柳依依,戴上這個手鐲之後不能懷孕,如果戴的時間更長,恐怕都再也不能懷上孩子。

這些事情蘇溪兒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。

至於今天會告訴柳依依,也是故意要刺激一下柳依依。

等到柳依依知道這個訊息纔是倍受打擊。

“什麼?!不能懷孕?!”柳依依果然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。

好不容易想了一個假懷孕的事情,來引起聞人乾的注意。

如果這個訊息傳出去,那假懷孕就會被拆穿,恐怕聞人乾也會對她失望。

也難怪,從蘇溪兒第一次過來看自己的時候,總感覺哪裡怪怪的,原來是這麼一回事。

“所以從一開始,蘇溪兒就知道,隻是不願意告訴我,我就像個小醜一般,皇後那邊也明知我冇有懷孕,還不斷的送補品過來,恐怕也想著在什麼時候拆穿我,看來在皇後有所行動之前,必須要讓這個孩子,悄無聲息的死去。”柳依依緊緊抓著手鐲,眼神中都是恨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