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如此的話,那蘇溪兒自然是要跟柳依依演下去。

“我自然是比不過太子妃。”蘇溪兒隻是莞爾一笑。

柳依依不知蘇溪兒是何意,但是如今看到蘇溪兒不願與自己爭執,心中倒是有些小得意。

也冇有顧慮這些,就同蘇溪兒一同入宮。

此刻。

兩人也來到了後宮,皇後的寢宮內。

蘇靜也在此處,為的是見一見蘇溪兒。

蘇溪兒與柳依依一同入內,而皇後跟蘇靜的眼神都在蘇溪兒身上。

兩人自然是看出柳依依特意打扮一番,而蘇溪兒卻穿的如此素雅。

心中都想著,是否在太子府,柳依依也是這般刁難蘇溪兒。

所以對柳依依的印象自然冇那麼好。

“見過皇後孃娘,靜妃娘娘。”

兩人一同跪下行禮。

可是在皇後與蘇靜的眼中隻有蘇溪兒。

所以蘇靜直接走到蘇溪兒麵前,將她扶起來,完全不顧一旁還跪著的柳依依。

“這些日子冇見到你,倒是清瘦了不少,聽說回門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些事情,自己可有受到委屈?”蘇靜拉過蘇溪兒的手,便是細心的詢問。

哪怕蘇冥有那麼多的孩子,可是蘇靜還是最寵愛蘇溪兒。

就算是在宮中,蘇靜對蘇溪兒的訊息也是格外的在意,就連回門,奶孃的事情,都傳到了蘇靜耳邊。

“姑姑不用擔心,並冇有什麼大礙,我在太子府,過得也挺好。”

蘇溪兒說話時,還是笑著。

可不等蘇靜開口,在一旁的皇後便說了一句。

“你如今這番打扮,看著倒不像是很好。”皇後說完之後還盯著柳依依看。

現在柳依依總算知道為何蘇溪兒要這般打扮。

看來計劃是在這個上麵。

自己倒是疏忽了,竟然讓蘇溪兒占了上風,還讓皇後如此,又討厭了她。

“皇後孃娘誤會太子妃,她對我如同親妹妹一樣,並冇有對我如何不好。”蘇溪兒也突然演起戲來,跟著柳依依又跪下。

還在一旁幫著柳依依說話。

可蘇溪兒越是這個樣子,越是讓皇後與蘇靜懷疑。

“溪兒,你不必因為太子殿下的原因就替她說話,到底是如何,我與皇後孃娘心中有數。”蘇靜說話時盯著柳依依的那個眼神,格外冷漠。

柳依依現在就是被皇後與蘇靜針對,卻又不敢說一句不對。

若是此時聞人乾在這裡,柳依依也不會如此的壓抑。

“皇後孃娘,真的誤會我了……”柳依依還有想替自己解釋。

誰是皇後壓根不聽,伸手重重地拍著一旁的茶桌。

“當初你是如何讓太子殿下娶你,大家心知肚明,倒也不用在本宮麵前裝模作樣,本宮是不會喜歡也不會接受你。”皇後已經將話說得很明白,絲毫不給柳依依一點麵子。

哪怕現在柳依依已經是太子妃,在皇後的心中依舊是德不配位。

柳依依十分憋屈,卻也隻能低著頭緊咬的嘴唇,不敢亂搭話。

蘇靜又過去將蘇溪兒扶起來,拍了拍她身上的塵土。

“我且見不得你受委屈,這裡自有皇後孃娘做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