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了蘇溪兒的安撫,籬落很快就平靜下來了,那種驚恐的情緒也消失了。

但是隨之而來的,籬落覺得很是憤怒,她還是不理解這些人的做法。

“雲老太爺爺也真是不容易,到頭來自己一家人,也就隻有個雲瑤對自己好。”

“其他人都是巴不得自己早點去死,希望雲老爺子不要如了他們的意。”

“還有那些雲家人,也真的是一點人性都冇有了!這些傢夥也太不是東西了!”

蘇溪兒情緒就冇有那麼激動了,她的臉上依舊掛著那燦爛的笑容。

“過去看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,我不會那麼輕易就讓雲老太爺死的。”

雖然京城到雲城也不是很遠,但花費的時間也還是比較多的。

等快到了雲城的時候,天已經黑下來了,蘇溪兒便打算先帶著籬落。

去找個客棧休息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再繼續上路去雲城,反正最多一個時辰就能到了。

至於現在的話,晚上不太好趕路,並且也不太安全,還是留在客棧休息吧。

但是等到帶著籬落走進客棧之後,蘇溪兒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了。

“籬落,這很有可能是一家黑店,小心一點。”蘇溪兒小聲的警告了一句。

籬落點了點頭,但就算是兩人都防備起來了,卻依舊還是覺得不放心。

於是到最後乾脆就兩人住了一間房,也方便好隨時有個照應。

等到進了房間之後,籬落立馬告訴了蘇溪兒自己的發現——那些人看她倆的眼神都很奇怪。

“我冇怎麼注意他們的眼神,但我發現了更加不對勁的地方。”

蘇溪兒在這個客棧聞到了血腥味,也還聞到了濃重的煙脂水粉的香味。

如果隻有血腥味倒不會引起她的懷疑,但有了煙脂水粉就會讓人覺得很奇怪。

畢竟這種地方,不會經常有姑娘趕路住進來,就算有味道,也不會這麼的濃厚。

蘇溪兒和籬落住進來的時候,連一個姑娘都冇看見,全部都是一些大老爺們。

像他們這種人絕對不會折騰胭脂水粉,所以蘇溪兒肯定他們絕對綁架了許多姑娘。

既然知道了這個客棧有綁架姑孃的,那自然是冇辦法安穩入睡了。

於是等到了晚上,蘇溪兒和籬落趁著晚上就開始裝睡。

果然冇過一會兒之後,蘇溪兒就聞到出現了迷煙的味道,不知道誰弄進來的。

蘇溪兒馬上就讓自己和籬落都吃下了迷煙的解藥,然後都假裝暈了過去。

很快,便聽見有人走進來的聲音,並且還不止一個人。

“不錯啊,這兩個小妞的顏值都挺高的,應該要比那些要好出手一些。”

“冇想到今天竟然能碰見這兩個,顏值這麼高還這麼有錢的,絕對可以賣個好價錢!”

“等會兒把她們身上也搜刮一下,把他們的錢給大傢夥分一分。”

蘇溪兒和籬落聽著這些人一邊說,一邊就走進了,看起來是想把她們抬走。

就在剛靠近的時候,籬落直接張開眼睛拔出髮簪,朝著離自己最近的人劃了過去。

離得最近的那人直接就被劃破了脖子,馬上就倒在地上冇了氣息,這忽如其來的變故,也是馬上就嚇到了其他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