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芝芝說的這番話,就是想要留在城主府。

即便是現在離開,芝芝也冇有地方去,還不如就待在府上。

至於要不要留下芝芝,還得看看城主夫人跟雲辭這邊怎麼打算。

“還是讓城主夫人決定吧。”蘇溪兒看向了城主夫人。

“她在外麵也是可憐,不如就留在我身邊伺候。”

城主夫人最終還是留下了芝芝。

芝芝不斷的在給城主夫人磕頭,然後又給蘇溪兒道歉。

最後,城主夫人帶著芝芝下去,想要幫芝芝清洗一番。

屋子內有隻剩下蘇溪兒跟雲辭,籬落默默的坐在一旁喝茶,她知道蘇溪兒不走,肯定是有事情要跟雲辭商量。

“蘇小姐,還有什麼事要說嗎?”雲辭開口問道。

“我想問一問城主,對於你那些叔叔伯伯,可有什麼看法?”蘇溪兒問道。

雲辭聽到這裡,默默的歎了一口氣。

“從小到大,他們都挺照顧我,可是自從知道爺爺將這個位置讓給我,他們就變得特彆苛刻,甚至有時候還會故意找我的不對,但我明明什麼也冇做錯……有時候他們做錯事情,我還得選擇包庇,因為他們是我的親人,我冇辦法對他們下手。”雲辭無奈的說著,其實現在心裡也很糾結。

蘇溪兒聽到這裡,也大概知道了這些事情是怎麼回事。

他們就是故意這樣做,想要讓雲辭為難,又想看看雲辭到底會怎麼做,如果是一直包庇他們,這群人就可以有恃無恐,做什麼都不用擔憂,哪怕是謀財害命,也可以讓雲辭幫著推演過去。

雲辭就是太心軟,將這些親人放在心中,不願意去指責他們,纔會發生這種事情,蘇溪兒看著雲辭如今的模樣,也是百般的無奈,但不管怎麼樣,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,也不能再縱容他們。

“城主,我知道你是一個重親情的人,可是你那些叔叔伯伯們,應該都是看中你這個位置吧?我感覺你心裡也有一些答案,隻是不願意去相信,你不想去懷疑自己的親人,哪怕是老太爺出現了這種事,你也從來冇有懷疑過他們對老太爺動手。”蘇溪兒輕描淡寫的說著,但是每一句話,都說到了雲辭心裡頭。

的確就跟蘇溪兒說的一樣,雲辭實在是對他們下不了手,也怕到時候背上罵名,說自己六親不認。

可就是這樣的做法,縱容的他們是無法無天。

“城主,你必須要下定決心,不然他們遲早會把你推下這個位置,到時候我也想問一問,你要怎麼保護城主夫人?如果他們不想讓城主夫人肚子裡的孩子活下去,你覺得你能保護得了嗎?”蘇溪兒又問道。

雲辭聽到這裡也有些詫異,但很快就否認了這件事。

“我相信叔叔伯伯他們不會做這種事情,畢竟孩子可是無辜的。”雲辭還是相信著自己的親人。

籬落總算是忍不住,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重重的拍著桌子,引起了雲辭的注意,他也看了過去,疑惑的盯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