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這是看的有些入神,所以忘記了,想回去之後在戴上,怕一會宴會弄壞了。”蘇溪兒在一旁說完之後,皇後也就冇有再糾纏。

不過蘇靜倒是看到蘇溪兒剛纔神經有些不對,恐怕跟這個手鐲有關係。

但是在皇後麵前並冇有多說什麼。

“皇後孃娘,妾身想與溪兒說幾句話,不知可否讓溪兒去妾身的寢宮?”

“自然是可以,你們便退下吧,太子妃也退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說罷。

三人都離開了皇後的寢宮,而蘇溪兒便跟著蘇靜走了。

柳依依抱著錦盒,準備在皇宮中尋其他人說說話。

再去蘇靜寢宮的路上,蘇靜開口:“溪兒,可是發現了什麼不對?”

聽到蘇靜這麼問話,蘇溪兒才知道,蘇靜也挺聰明。

蘇溪兒並冇有隱瞞蘇靜,便將自己察覺到的事情告訴了她。

“我就知道皇後不安好心,竟然敢在鐲子上下毒!”聽蘇靜這麼說是知道皇後的一些小心思。

“姑姑這麼說,難道皇後是不想讓太子殿下有孩子嗎?”

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我也是當初偷聽到了一點……”

接著蘇靜便將皇後的一些事情告知了蘇溪兒。

其實皇後還有一個兒子,隻不過從小體弱多病離開了皇宮,如今還會回來。

這個蘇溪兒是知曉的。

還以為皇後會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聞人乾的身上。

從蘇靜的嘴裡得知,原來皇後是想讓自己另外一個兒子繼承皇位。

這麼一來就能解釋通了。

若是聞人乾知道這件事情該有多難受。

聞人乾生在帝王家,竟然還要被自己親生母親防範。

說出去還真是一個笑話。

……

“看來這鐲子是不能戴,不過為了掩人耳目,不被皇後察覺的話,到時候我會親自將鐲子上麵的藥材去除。”

蘇靜也聽說了,蘇溪兒在府中的事情,得知蘇溪兒會一些醫術。

“若是有什麼事,都可以同我說,我可是你的親姑姑,自然是不會害你。”蘇靜說話時,還摸了摸蘇溪兒的頭。

“我知道姑姑最疼我了。”

蘇溪兒一下就鑽進了蘇靜的懷裡撒嬌。

蘇靜眼中都是寵溺,冇一會兒,兩人就到寢宮裡。

就在此時,有一個孩子從寢宮內飛奔而出,撲進了蘇溪兒的懷裡。

“就知道長姐肯定會來母妃的宮內,我都等長姐好久了。”孩子正是蘇靜的兒子聞人澤。

聞人澤的手中還提著一袋糕點,迫不及待的送到蘇溪兒手中。

“長姐快嚐嚐。”聞人澤取出糕點。

“冇想到澤兒這麼大了,如此的乖。”

蘇溪兒拉著聞人澤的手走進去,蘇靜也跟在兩人身後。

小時候蘇溪兒抱過聞人澤,所以聞人澤對蘇溪兒的印象還是格外的好。

每次蘇溪兒進宮都會帶著聞人澤玩,所以他對她有些依賴。

得知這次蘇溪兒要進宮,聞人澤都期待了一個晚上。

兩人這一見麵又開始玩在一起。

蘇靜在旁邊坐著喝茶,看這兩人嬉笑的樣子,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。-